返回列表頁

  • 大哥先後發了二通簡訊給我和二哥,第一通說首次從派出所領回母親,希望大家多回家探望,特別是二哥,難道不會汗顏嗎?第二通則表示希望我跟二哥能輪流週日回家陪伴,讓他有喘息的機會。

    二通簡訊,間隔20分鐘,在這短暫的時間裡,發訊人的情緒似乎略有沈澱,心境也有了轉折,多了一些尊重與柔軟,教訓的味道不見了。

    稍晚,二哥來電,說他在媽媽那裡,言談中,感覺他對大哥的簡訊頗為在意。二哥說假日正是餐廳最忙的時候,事實上,年過60的他一直都在工作,靠勞力賺些微薄的薪水,他不像我跟大哥有終生俸,43歲便已經不再需要工作了。聽著二哥說話,試著以笑聲抒解他的壓力,感謝他老實納稅以供養我們。

     


    普世價值 / 財政金融

       

上一篇:台灣人沒有政治靈敏度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勇者陳育青導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