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將近兩年前的某一晚,我和兩位推廣樸門的朋友深談,告訴他們,聖脈真的很希望能夠跟台灣的NGO、社會運動者連結,為他們提供安定身心、補充能量的實用方法。沒想到,過了不到兩年,我們似乎真的朝這個夢想,邁進了一小步。這次的一日禪,有來自不同領域的志工──民間司改會、反核部隊、台聯青年團、天主教育幼院

    這兩年來,我們很認真,先努力充實自己在社會議題方面的「常識」,記得剛開始讀那些文章,實在吃力,什麼審檢分隸、無罪推定、信息倫理、程序正義、票票等值、轉型正義、量能課稅、憲法精神、普世人權、住民自決,簡直無法消化。同時,親教師寄來的東西,又不要我們照單全收,而是要練習追蹤文章的來源、判斷其可信度、辨別其背後的中心信仰。 

    因為很生澀,所以,剛開始練習跟人討論這些議題時,不但像鸚鵡只會把讀過的句子生硬地搬出來,還常常一不小心就擦槍走火,激動了起來。要說服我家人選蔡英文的那一次,應該是我記憶中唯一一次跟哥起衝突啊。 

    另一方面,在惡補台灣史的過程中,我的情緒起伏真的很大,因為,這麼多不曾被正視的苦難,突然間如潮水般席捲而來,撞擊我的心,疼痛不已,但奇妙的是,我的心被撐大了,愛的能量被開發了,連上了土地的痛、台灣人的痛,我,不再怕痛。 

    原來,這塊土地上,有這麼多單純正直、浩氣凜然的靈魂!我像是發現了寶藏!鄭南榕、陳文成、史明歐吉桑、田媽媽...這些實實在在為這塊土地奉獻出整個生命的人,不是掛在教室牆上、或豎立在學校大門口俯視你的民族救星,也不是被拍成電影、寫進課本的筧橋英烈、八百壯士、五百完人、吳鳳神話 

    (沒有人喜歡被騙,尤其當你發現所有的教科書、報紙、電視、電影都充滿謊言、陷阱、或隱晦不明的躲閃時,你會渴望真實的光。然後,前晚瞥見金馬50蔡琴唱老歌的片段,親密愛人、庭院深深、我是一片雲、被遺忘的時光果然都是標準政治真空下的靡靡之音啊,聽了,我實在懷舊不起來,也感動不起來。) 

    然後,當我慢慢地走上街頭,又發現了更多為這塊土地付出、不求回報的無名英雄,今天為了大埔徵收,明天為了反核,後天為了反媒體壟斷,大後天為了洪仲丘虐死案、大大後天為了軍審法...今天為了農人,明天為了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後天為了護理人員,大後天為了消防隊員,大大後天為了非異性戀人權...,每一件事都與我有關,每一個人都是我。我們的痛,息息相關,我們的憤怒,是因為很深很深的在乎、因為無須矯飾的愛。 

    參與社會,本來就是一種守望相助的情感;我的自由,是為了開發更多人的自由。 

    為了準備這次一日禪,我們這組,除了多次聚會討論,也不斷透過email溝通,在遣詞用字上多所斟酌,要怎麼樣才會讓新人受用?要怎麼說才有呼喚的力道?尤其是那些投入社運的人,我們能夠清楚詮釋定課和生活的連結?並且,說得很適切、說到他們的心坎裡去? 

    對聖脈人來說,定課,早已是生活不可分的一部分,然而,也因為太習慣定課的存在,要從一個完全沒接觸過定課的人的角度來看,反而需要一番努力。很喜歡這樣一個打破已知、從零開始的學習過程,反覆尋伺中,抓住定課的核心。 

    這一切的過程中,最可貴的,是同修之間的照見和提醒。真的不怕失神,只怕對自己有成見、回不到當下,真的不怕犯錯,只怕對自己的錯無感、謙虛不下來。 

    辦一場禪修,除了課程組,還有事前的報名組、打掃組,以及當天的執事組,共同配合,每一個環節都很重要,若有一個螺絲鬆脫了,整個活動,就會不盡完善。這次,不只是在內容上,在報名、規約說明、流程細節上,也花了許多心思。感覺,下的功夫,的確有呈現在這次禪修的品質,不論上課還是下課,感覺大家的注意力很收攝,共同創造了「正念」的氛圍。 

    這三場一日禪之間,其實是有連貫性的,每一次,我們都吸取了之前的經驗,試著調整、補足、仿效,並且,正向的彼此觀摩、刺激進步;而每週共修會法的激盪與滋補,也在無形中注入了每一堂的定課引領。 

    讚美空,有天空的明亮、浮雲的流動俏皮,

    水在月在,冷靜,直接,帶著一點寂寥的空曠,

    回神,認真,簡單,有注意力的光。 

    大組交流時,真理大學三年級忠義的分享,令人印象深刻。其實在午休結束、回到禪堂臥禪時,我就有注意到他,他本來要坐下了,然後突然想到還沒有做問訊的動作,於是趕緊站好、補做,看到這個畫面的我,也跟著他一起問訊,雖然,我根本是站在事務處還沒有要上座,但是,他由衷的樣子,實在太有感染力了,忍不住就跟著一起做!旁邊的宗耀,本來已經坐下了,看到他的動作,也轉身補做。

    忠義分享的內容是,經行時,他發現自己腳步一直不穩,越急就越不穩,於是,他告訴自己:「我要準備好了再動作。」就這樣,每一步,他都確定自己「準備好了再做」,就穩下來了!然後,他發現自己走得很快,都要撞到前面的宗耀了,才驚覺應該要停下來!他告訴自己:「該停的時候就要停」,停了以後才發現,其實可以調整自己的步伐。 

    雖然以前就聽過師長說「準備好了再動作」,「該停的時候就要停」,但是,今天是第一次體會這是怎麼回事!還有,從小到大,學校和家庭都沒有教,要怎麼跟自己的身體相處,要怎麼好好吃飯、走路、睡覺,這些寶貴的練習,今天學都到了,真的很有收穫!

    我心底忍不住讚嘆:認真單純的人,最有收穫啦!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鄭仰恩:神學能擁抱苦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是特殊但非姻親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