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生長在台灣、接受漢文化中心史觀、以為自己是大陸邊陲的我們,很少會去關心外蒙古這個國家。祁夫潤今天分享了一篇文章,題目為《台灣,蒙古和公投:誰可以當台灣的『俄羅斯』?Taiwan, Mongolia and Referendums: Who Could Be Taiwan’s “Russia”?》又幫助我看到了一些新的角度。

    文中提到,外蒙古和台灣這兩個新興的民主國家,在人口和面積上,處於兩種極端(外蒙古面積很大、人口很少;台灣面積很小,人口很多),然而,這種兩極化,也表現在與「一個中國」的關係上,命運分岔點,就在1911年。

    1911年,當漢人成立的中華民國脫離滿人的清國而獨立時,蒙古帝國趁機宣布獨立,脫離清國統治。不幸的是,新成立的中國宣稱蒙古屬於其領土,於是,入侵了蒙古。1917年,俄羅斯介入,在俄羅斯協助下,蒙古於1921年再次宣布獨立至今。

    1921年中國共產黨創立,加入權力角逐,與中國國民黨開始了且戰且走的內戰,1949年中共獲勝。之後共產黨統治了中國,國民黨流亡到了台灣,然而,兩個政權都迷執於1911年的國家起源,並且,在不同階段,都用「自古以來屬於祖國,不可分割」的謬論,來宣稱台灣、外蒙古,是它們的一部分。

    如果真要探究「自古以來…」的邏輯,那麼,被成吉思汗統一、橫跨歐亞的大帝國,後來分成四個汗國,其中忽必烈所統治的元朝,就包含了今日所謂的中國,所以,到底是中國自古以來屬於蒙古,或是蒙古自古以來屬於中國才對呢

    至於,在不同時期出現在不同國家的地圖上的台灣,本來就是個漁夫、海盜、和前來跟原住民進行交易的商人避風港,一直到1624年荷蘭人和大明帝國在澎湖的一場戰爭後,台灣才開始被殖民,先後經過荷蘭、西班牙、以及逃離滿清的明鄭的統治。即使後來滿清打敗了明鄭,納入統治的其實只有台灣的西岸而已,但滿清卻在《馬關條約》中把自己也沒有治權的東岸,一併割讓給了日本。

    回到1911年的分岔點,當外蒙古和中華民國都脫離清國獨立後,國民黨的「一中」仍然不斷地引用1947年制定的憲法,宣稱外蒙古為其領土,阻撓外蒙古獨立。1955年,中華民國運用其創始會員國以及安理會成員的身分,否決外蒙古加入聯合國。1961年,在俄羅斯幫助下,外蒙古終究還是加入了聯合國。1971年,聯合國轉而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國代表。

    對外蒙古和台灣來說,1990年代,是值得紀念的。兩國都成為有投票行為的新興民主國家,也有了一個以上的政黨:外蒙古有了非共產黨的選擇,台灣也有了非國民黨的選擇。

    有一段重要歷史,經常被忽略:1945年中日戰爭,當國共兩黨都希望俄羅斯出手相助時,俄羅斯開出「允許外蒙古獨立公投」的條件,結果,外蒙古以接近百分之百的同意票,通過了獨立公投。對至今還深受「一個中國謬論」壓迫的台灣人來說,「誰會是我們的『俄羅斯』」或許是一個值得玩味的問題。

    祁夫潤寫:「俄羅斯早就理解中國大漢沙文主義的霸權,她的行動,並不是利他主義,而是想要找一個緩衝國。在『自古以來一個中國』的遊戲中,圖博(西藏),就缺乏了像俄羅斯這樣的戰略地緣。今日,台灣現任總統似乎仍被一個中國、以及國民黨舊中華民國的美夢所吸引,還引用著過時的1947年憲法,彷彿時光從未改變。他比較像中國法西斯扶植的一個傀儡政權(Quisling),而不像一個新民主台灣的總統。」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女運動員的身材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當689的馬桶鬆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