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寇謐將連續兩天在網誌上發表新文,一篇較為直接、一篇較為間接地解釋了他為什麼要離開英文版《台北時報》。

    在昨天那篇「Failing to connect the dots」,他指出:「台灣傳統的新聞媒體,不負責任地忽略許多重要的故事,並且因此讓外國讀者無法看到更宏觀的畫面──以及將至的風暴。」

    「傳統媒體(外電新聞社,主流報紙,主要的新聞頻道)對公民社會的忽略或者報導不足,已經將政府與人民切割,並造成了一個只能夠膚淺地向外國民眾或政府解釋台灣情況的新聞環境,而外國政府又依賴這些媒體所提供的訊息,來制定其對台政策。」


    攝影:Vincent Lin

    「這樣的問題,大概也存在其他地方,尤其是那些被認為是「邊陲」的國家,然而,中國強大的文宣機器殘酷地邊緣化台灣,毫無疑問地,讓問題更加複雜。而事實上,台灣的確是一個民主國家,人權侵犯的狀況,相對沒有周遭其他地方那麼嚴峻。」

    「結果就是,想要了解台灣在地政治情況的學者或一般人,就必須轉而尋求非傳統、非市場驅動、網路為主的媒體,以上這些,大概是台灣目前僅剩的調查性新聞報導的堡壘了,但由於絕大部分都只有中文,非中文使用者,或者不論何種原因將自己侷限在英文媒體的人,幾乎無法運用這個豐富而且通常更為即時的訊息來源。」

    他以中國海協會陳德銘此行來台,將桃園航空城列入參訪行程的新聞報導為例,台北時報、中央社、或其他傳統新聞媒體,都沒有盡到媒體責任,都沒有將線索串聯起來、提供一個完整的圖像,使得華盛頓的台灣專家(很多位都以台北時報為唯一消息來源),無法了解陳為何要拜訪桃園。

    負責的媒體,應該會更大幅度地追蹤報導航空城倉促、且不符合標準程序的聽證會,政府想要年底前辦完聽證、明年開始招標。負責的媒體,應該會更關注相關抗爭、農陣新聞稿、老農的自殺,並且會指出,前副總統呂秀蓮被雇用為該計畫顧問、已經開始尋求外資

    負責的媒體,應該會把近來日益增加的土地徵收案連結起來,指出政府只顧與開發商和投資者聯手,完全不是站在人民這一方。就像服貿協議,政府說反服貿就是反商。任何負責的媒體,都不可能忽略,自從去年行政法令通過後,中資已經可以合法進入台灣的基礎建設工程了。

    「這則新聞不但有國家安全的角度,在桃園,以及台灣的其他地方,成千上萬的台灣人,正在面臨迫遷以及重新安置所帶來的錯亂與恐怖!」但因為主流媒體都不負責任,讀者也就難以察覺到這樣的恐怖。


    攝影:施逸翔

    今天這篇「Exit stage: Leaving the ‘Taipei Times’」,他直接以自己離開英文版《台北時報》為主題,他在《台北時報》工作的時間,佔了他在台八年的七年,那裡,就像是他的第二個家,也是在那裡,他獲得了很多發揮的機會,並累積了一定的品牌,逐漸受到其他國際媒體的認可,開始刊登他的文章,對此,他表達感謝。

    然而,在過去一年來,他跟管理者之間,處得越來越糟,他們對於這份報紙應該是什麼、未來如何發展,顯然有很大的歧見。另外,在過去十個月,他和頂頭上司的關係,已經惡劣到他無法繼續做報導的工作了(他沒有寫出詳情,但是,有興趣的人,可以讀他即將出版的新書Officially Unofficial ),原因似乎是,他變得太有名氣,讓他們感到不舒服、沒有安全感。他想要全天候在外跑新聞,他們卻百般阻撓,只想把他鎖在辦公室。

    他試著爭取但毫無進展,於是,決定離開。他說,此刻,沒有憤怒,沒有後悔,只有解脫。

    「我的人生進入下一個階段,但是我不會消失,我將會尋找新的挑戰,同時,竭盡所能把台灣引人入勝的故事,告訴全世界…。」

    讀到這裡,我的眼眶泛著淚水,我看到一個熱愛土地與人群,從未忘記初衷、不願妥協的媒體人。這些年,他的身影,出現在台灣島上每一個公民運動的重要里程碑,他的文字和攝影,永遠忠實地記錄著這塊土地上,人們的淚水與汗水,希望與失望。

    感謝他,讓我們看見真實的台灣。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死亡,看見生命的莊嚴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女運動員的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