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傍晚看了台灣「國際特赦組織」在Café Philo播放兩部關於緬甸的紀錄片:《血淚石油 Total Denial》及《緬甸秘密戰爭 Burma’s Secret War》,才知道這個世界上最後一個由軍人執政的政府,帶給人民的苦痛與災難有多大,作為一個台灣的公民,有義務與責任多關懷世界各國的苦難,才會更懂得感恩與慚愧我們眼前一切的受用。 緬甸1962年起的軍人獨裁政權帶領國家走向封閉;1988年風起雲湧的學運帶來超過3000條年輕生命的消逝;1991年諾貝爾和平得獎主翁山蘇姬超過16年的軟禁歲月;2007年番紅花革命,僧侶以鮮血換來世人的關注與聲援。 《血淚石油》是由保加利亞女性導演Milena Kaneva深入緬甸拍攝監製的紀錄片。來自美國的加州聯合石油公司(UNOCAL)和法國的道達爾石油公司(TOTAL),利用跨國的資本,與暴虐貪腐的緬甸軍政府結合,在緬甸境內強取豪奪各種天然資源,包含過渡開發森林、水資源、天然氣、油管、黃金和寶石礦產等。 村莊內設置油管、停機坪等設備;為保護在緬甸東部──主要是克倫邦(Karen State)所設置的油管設施,軍政府以強迫勞力、強制遷村、強暴婦女等暴力行為,侵犯由管區周圍的村民,脅迫其離開家園,而美、法石油公司的總裁、律師及其股東等「徹底否認」此為事實。 鏡頭裡整個村莊被燒毀殆盡、村民有家歸不得,一具具捲曲冰冷的軀體、一雙雙無奈恐懼的眼神…難民的見證,彷彿是身處人間煉獄,一個人想要生存的基本權利完全被剝奪,無比慘痛!看得讓我好生收縮。 《血淚石油》實地跟隨一位20年前被驅逐出境的民運份子Ka Hsaw Wa一位甘冒生命危險記錄真相的鬥士,在叢林收集證詞,15位隱匿在緬甸叢林無法出庭的原告,代表無數隱匿在緬甸叢林無法出庭的原告,與兩個跨國石油公司對簿公堂。最後石油公司與當地居民達成和解,只是我不知道人民是否真的拿到錢了? 一部紀錄片揭發了真相,讓世界省思什麼是真正的世界公民,不應該是為了私利,繼續強欺弱,此片得到捷克哈維爾人權獎。捷克總統哈維爾說:「唯有人們瞭解真相,才有機會改變。而這部影片給了我們真相。」翁山蘇姬說:「權力不會使人腐敗,恐懼才是腐敗的根源。 有權力的人害怕失去權力而腐敗、沒權力的人害怕受制於權力而腐敗。」每個置身在水深火熱的人民,要克服恐懼,真的需要法啊! 《緬甸秘密戰爭》描述緬甸致力追求獨立自治的少數民族現況。在殘酷的緬甸軍政府暴虐下,進行種族大屠殺的迫害,對少數民族採取竭澤而漁的「焦土政策」,燒毀無數的村落,讓70萬的難民游離失所於泰緬邊界,鏡頭裡看見難民逃難要經過地雷的驚險路程。英國記者Evan Williams深度記錄人權侵害的真相,與在仰光從事民主運動的支援者聯繫,採訪曾與翁山蘇姬一同從事民主運動的人士。鏡頭裡人民貧窮、恐懼的生活,與官方電視節目所形容的緬甸形成強烈的對比,尤其緬甸軍政府以暴制暴、壓制人民並處決異議人士的手段,無比冷血! 對異議人士的逮捕、刑求、暗殺,宛如台灣威權時期的白色恐怖陰影,這是許多緬甸人民揮之不去的夢魘;政府與外資財團恣意妄為的聯手開發與環境破壞、強迫拆遷、勞動,一步步侵害緬甸的生態、土地,以及人民的生命。 記者問一個七年前曾經因為接受採訪而被關的異議人士:「你是否會後悔接受採訪了?」「不會,因為我接受採訪的目的就是希望世界知道緬甸軍政府獨裁統治的真相,我反而要感謝你才是。」另一個才出獄不久的異議人士受訪時說:「我知道接受採訪後,他們一定會來抓我,而且這一次就不再能夠回來了。」看了這些對話,讓我流下淚水!因為中心線很穩,已經置生死於度外了,活著的意義是為了頂天立地的尊嚴與普世價值,要讓世界瞭解真相,喚醒世界,共同建立有人權自由的清淨國度,看著一個個菩薩犧牲生命的目的是呼喚我們繼續替他們活下去,讓他們精神不死,這不是我們每個活著的人的天命嗎? 好感恩導演及人權鬥士冒著生命危險用影像見證緬甸人民的勇氣,他們以行動 為緬甸人民的尊嚴奮鬥!讓我明白緬甸的苦難,與談的賴樹盛先生在泰緬邊境從事難民救援已經有七年的經歷了,在緬甸出生的華僑林永助先生分享來到台灣才知道緬甸的實況,開始投入關懷緬甸的行列,讓我知道這個世界上有許多角落,有很多關懷普世價值人權與自由的志工朋友們,無怨無悔地用心走在前面,讓我可以跟隨。看完影片只有深深的感恩與慚愧可以形容當下的心情,要做的事情還有好多好多啊!眼前至少可以先寫信聲援國際特赦組織提供的緬甸異議人士Khun Kawrio!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柔性」與「情緒激動」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和世間苦難交流的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