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一寂說:我用最近的學習經驗來回應,「只要能看到自己跟對方都在做彼此的最真與最好,就是同心;其實,一直都是同心,只是沒看到,被吸引力與排斥力所障礙。」

    往內看到佛師教導我們要展現最真善美的身口意,與同修在一起與其它友人在一起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差別在於同修間都「做」自己的最真善美,而在友人間是「看」其最真善美的心。

    劉育志急救到底永不放棄,文中說翁醫師感嘆道:「我快要變成醫院裡的『師公』了,葉克膜很像是高科技的『法器』,裝上葉克膜成了一種儀式,能夠讓醫師放心、家屬甘心。可是,受盡折磨的患者若還有知覺,大概就剩痛心了。」

    接受死亡當然不容易,人類本來就得仰賴一些儀式性行為來度過這樣的衝擊,但在這些儀式外,我們更迫切需要的是理解死亡的生命教育。認識死亡的課題應該是在飄著淡淡薰香的書房裡,而不是在凌晨時分充滿消毒水味的加護病房裡。對於生命與死亡,我們都該抱持合理的期待,讓醫師的歸醫師,法師的歸法師。

    我們都在「要」自己的所要,不接受生命的盡頭到來,以為只要盡力做就是為對方好,殊不知一切都是為了自己好,回想佛師開示~你真的愛對方嗎?其實你是愛著自己,一個有所求的對待,都是為了自己,以前聽不懂佛師所言,今了解唯有無所求的絕對才是真愛

    誠如翁醫師所言:裝上「葉克膜」能夠讓醫生放心、家屬甘心、患者卻是痛心,我們都不敢無懼做自己的最真,不敢勇於接受死亡。

    賈伯斯被診斷出胰腺癌後,醫生告訴他最多活六個月,他經歷了胰腺切除、肝臟移植等一系列痛苦的治療。疾病像一種人生責難,不由得人不思考。過了一年,賈伯斯動容地說道,記住自己隨時都會死掉,是防止你陷入畏首畏尾陷阱的最好方法你已經一無所有了,沒有理由不去追隨你的心。

    活著是無常,活過一天,同時也是向著死亡靠近一天,面向死亡而活著,把每天當最後一天,這是一種主動,不是迴避死亡的生存焦慮,在生死之間感受那一口氣每一口氣的莊嚴,死亡是以本來面目還諸天地,並不是頹敗腐朽,而是離棄人對活著的憍慢。

    昨晚看後半塲「愛情藥不藥」,女主角得了帕金森症初期,男友陪她參加帕金森之友聚會,患者分享要勇於接受現況並且享受生命之美,不要自我放棄等相互鼓勵;男友禮貎性邀請看護家屬(甲)給予些建言,甲:離開你女友,去找個健康女子結婚,我妻子現階是第四期,我要幫她把屎把尿,但我如此的說,不代表著我不愛我的妻子,我深深愛著我妻子。

    男友透過關係幫女友安排各式醫療檢查,在檢查當下讓女友很不舒服,最後女友提出分手之意,女友:你根本是要治療好我的病再愛我,你現在並没有真正的愛我,我知道我的病是無法治癒的~我們分手吧!對這樣的話語,在過去我一定聽不懂,男友費了那麼多的心血,陪伴你檢查病情,你怎麼說他不愛你呢?這就是世間的對待思維,真正的愛是陪伴女友共同面對、接受病苦,並不是一味以自己的好去框住對方。

    學法讓我越來越如實面對病老苦,懂得尊重,學到什麼才是真正對人好。


    人籟萬千 / 生命教育

       

上一篇:她會回去山神的身邊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鼓勵學生集體「親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