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看到台青蕉最專輯「社區大小事」的首波主打MV一個瘋所在 A Crazy Place,深受吸引,整首歌演的就是一場告別式,一場社區文化的告別式,辛辣而諷刺。

    曲風充滿了變化,前奏重音在反拍上,有種被推動著前進、坐立難安的感覺,令我想起源自牙買加的Ska樂風。進入正曲後,回到正拍的搖滾節奏。歌詞敘述著此刻台灣全島許多社區正在上映的瘋狂故事:

    「高樓經濟來 拆掉人家開路卡實在 
    窗子一半 兩邊開門 一個瘋所在

    開發標案趕緊駛 財團有利卡是賺 
    黑白不知勒 鴨霸出頭勒
     
    一個瘋所在

    經濟打壞人民感情 
    是政治繁華ㄟ無心
     
    人說文化母親在地聲音
     
    都無採工一切看天 」

    影片中那個與黑白道勾結的地方民代,也來參加告別式,在靈堂外,與每個來訪的人握手致意,當他將一把美金撒向天空時,所有的人來搶,突然間,曲風丕變,拉著悲傷的長音,一個戴著斗笠、口罩拉下一半的男子,站在靈堂中央,他看起來像是死者的重要家屬,哀痛欲絕地說:「各位親戚朋友,大家萬安,」他一開口,就讓我想起了阿扁。

    「今天來到咱的社區告別式,咱的母親、古蹟,已經要被拆去,他在咱社區照顧我們好幾十年,讓我們賺大錢,你今天讓我們失去,阿母親啊!母親啊!!」說完,他就腿軟昏倒了,本來都在掉淚的眾人,上前看熱鬧,司儀用很有威嚴的聲音說:「獻花!獻果!~上香!」

    突然,大家又重新跳啊唱的,一派歡樂,就像全部都失心瘋了,「一年火燒兩年敲完三年無人知,一年火燒兩年敲完三年無人知,一年火燒兩年敲完三年剩悲哀。」

    節奏輕快,卻道盡了沒有歷史記憶、失根失土的悲哀,我們啃食著孕育我們的文化母親、大地母親,連骨帶肉,以為這可以讓我們的生命興盛,卻不知道,這其實是判了靈魂死刑,我們成了無魂有體的行屍走肉。

    一個小所在,一個痟所在,一場告別式奠禮,告別不知所終的社區文化,告別痟,告別「瘋」,告別失魂失靈失真的我。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虛擬不虛擬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身邊這群年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