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參加台教會主辦的台灣危機「媒體赤化?」座談會,學者大聲疾呼:媒體被赤化,端賴公民普遍的覺醒,才是長遠根本之道。 林育卉教授說:台灣媒體從來沒有真正自由過,三階段來看,以前是黨國的傳聲筒如聯合、中時與三台;接著有線電視加入,重商主義的影響,系統台併購、黑道介入,完全商業考量,因為過去只有高幹子弟才能當記者,這時這些人已經成為編輯,即使民進黨上台都動不了這樣的結構;2005年大換照時,中資進入港媒,台媒也基於商業考量大力傾中(置入式行銷越來越多),正式進入媒體的黑暗期(2100全民開講大打高捷、民進黨被打成貪腐翻不了身)。 周志宏教授說:國民黨透過教育、媒體來洗腦,中共用網路更細緻的滲透,採取非武力非典型的方式入侵台灣,他們借用台灣的自由民主來破壞打擊自由民主,我們自己反而被法治綁住。國民黨的不統不獨不武其實是促統害獨廢武,專業報人的編輯自由已經消失在商業利益中,企業集團為了生意需要政商關係良好,而中國的市場比較大,沒有主權獨立觀念的商人,很難不配合,媒體是發聲的工具,背後是政治利益。媒體的股權分配很難限制,因為可以以自然人身分入股,再經幾道手續就查不到了。 今日政府完全放任媒體,有公權力卻不做事,連防衛性民主機制都不做,這個政府不能期待,只有人民發揮公民力量,採取公民自救,必要時就得發起公民投票或發動「百萬人民綠衫軍倒馬運動」了。 陳耀祥教授說:自由媒體是民主的重要基礎,台灣沒有從威權真正轉型過來,所以民主無法鞏固深化,黨政軍情媒都被控制,是台灣最大危機。 中共本來就是以宣傳爭取民心起家的,中共政協十七大後更提出「入島、入戶、入心」的政策,以商逼政、以商逼民,不斷收買媒體、收買人心,跟1997年香港回歸前的思想工作如出一轍,他們正一點一滴把我們往一國兩制的死胡同趕。 2006年司徒華曾說:中共一貫採取收買、拉攏、威脅三種策略,先用文化、學術、教育、宣傳收買人心,再利用有商業利益的富人掌握媒體,最後對自由民主人士採取鎮壓威脅。 當國家的話語權在親中人士手上,這樣的鳥籠民主,只有透過公民的覺醒與自救了,所幸我們還有609萬人,香港是殖民地無法自決,台灣還可以自決,喚醒民眾才是根本之道。 林麗雲教授說:NCC原本不需聽行政院的,目前看來也很難獨立了,針對蔡衍明購買中嘉案,原本可以直接拒絕(跨領域購買和適格性的理由)卻只是要他補件。 台灣存在很多結構性的問題,媒體私有率太高一般民主國家都有很高比例的公共媒體製作精良節目,由全民監督如英、日、德、韓…,好的節目還可文化輸出。 我們可以要求有線電視負起社會責任,有違規行為就重罰,提撥到一筆基金,做為鼓勵年輕導演拍好的節目,形成良性循環,但這一切都需要公民的覺醒與團結。 綜合幾位學者和主持人張炎憲教授的說明,最重要是要不斷開這樣的座談會,從小眾近距離的接觸,當大家有公民力量、有國家認同時,就能取回話語權,不怕被洗腦、溫水煮青蛙,甚至失去整體的自由民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站長:今天一口氣看完李惠仁拍攝的禽流感紀錄片《不能戳的秘密》。訝異中充滿憤怒。台灣2004年就發現這病毒,因為人為的忽視,造成此病毒在地化,演化成更具感染力的新病毒。多年來從政府到學者整個官僚系統一致說謊,隱瞞台灣人民、隱瞞國際衛生組織,這真是太病態了。 當人們不在乎追求真相,不在乎誠實的價值,學者可以眛著學術良知而替政府背書,為了己身利益而可以無感於全民的苦難,這個社會的人性核心價值正在崩解。 相對於這群在謊言中打模糊仗的人,導演李惠仁是堅持探詢真相,花了六年時間親自解剖二百多隻家禽,仔細地研究調查,這樣的迴向是主動、認真、勇而無懼。 我想這樣的事件大概在台灣歷史上是不斷上演著,不同的是現在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是公民記者,透過非主流媒體平台來挖掘及傳遞真確的信息,善用它,將是一股改革的力量。(03-05-2012韻雅)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台灣越國際化越安全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柔性」與「情緒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