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我生長在傳統的台灣人家庭,父母都是受日本教育,家庭教育嚴謹而溫馨,父母凡事認真,身教重於言教,給我很大的安全感。

    長大後,我嫁入外省家庭,公婆跟著國民政府到台灣,理所當然成為軍公教家庭,我慢慢意識到台灣是一個國家兩個世界。

    他們看的報紙不同、聽的廣播不同、唱的歌不同、家裡煮的料理也不同,當然說出來的歷史版本也不同,得到的待遇也不同,我常常在同一件事上聽到的是完全不同的解讀,比如蔣介石過世,娘家說大魔頭惡貫滿盈總算走了,不再為害人間,這是個賊仔政府;婆家說政府失去領導中心台灣怎麼辦,他們失去依靠怎麼辦?

    婆家聲稱大陸帶了很多黃金和人才,才有台灣的復甦和建設,娘家說台灣的人才都被殺光,社會秩序被破壞殆盡,台灣人根本無法對自己的人生做決定,成為權勢的邊緣人(這些都有歷史可查考)。

    兩家人吃飯時只談風花雪月,很有默契的避談政治,如果不小心談到了,有人就會趕快出來化解,雙方就會很有風度的岔開來,再談不痛不癢的輕鬆話題。我常常在想他們都是很好的好人,為何不能對話,大家的最大公約數是什麼?他們早就被分隔成兩個世界。

    表面上看起來是本省外省,其實是有權無權,是上下階級的問題,我看到國民黨刻意製造兩個世界來方便管理,確保他的統治地位不會被撼動,打從心底不相信民主,也無誠意執行民主法治。刻意製造的兩個世界,一個是國民黨權貴把持和豢養的軍公教,刻意扭曲和矇蔽歷史,讓全國民眾成為順民,對反對聲音刻意醜化,如台獨=台毒的宣傳。另一個是本土派,他們需要自力更生,需要一直抗拒被馴服,希望透過抗爭能得到正義與公平,還有自由選擇的權利。

    看到台灣內部,大家長期生活在一起卻無法對話,這是很深的痛,知道批評只會讓彼此的距離更大、誤解更深,有什麼是我們共同的目標、相同的盼望呢?

    我們生活的現實只有一個,標準也只有一套,我們看到的事實是:國債在快速累積,人民的薪資倒退17年,房價高居不下,年輕人找不到養家的工作,不敢結婚不敢生小孩,政治人物沒有誠意溝通,只是在鞏固自己的基本盤,食安亮紅燈,環境破壞,核能不廢,中共蠶食鯨吞…。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他視權力如太陽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分辨訊息可信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