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前天下午,中豪來電「現在很需要人手」,請我到中選會幫送繳的連署書編號,還有「大家都沒用中餐,帶點東西來」。

    原來,從活動結束大家離開內政部後,憲法133的主要負責人吳建國子鳳徐自強梅慧中豪,一直工作都沒休息。

    送繳的連署書共六千多份,有正本跟影本,志工已將連署書依行政區分里裝訂成冊,正本的每張連署數都有編號,影本只有裝訂沒有編號,現在需要將影本補上編號,以便核對正本影本是否數量一致,「五點鐘以前必須完成,這樣才算今天送件成功」。

    我們幾個人圍坐工作時,有位中年員警就坐在我身後督察,還有位年輕員警來來去去巡視著;工作一陣子,感覺背後有人在看我,轉身,正好跟中年員警對視,我很輕鬆的對他微笑,他也微笑回禮。整個下午,他就在我身旁,我偶而抬頭跟他開一兩句玩笑,「哇!我們威力好大!」,有時,因為疏忽而漏編號,需要整冊拆開重新裝訂,我還會跟自己調皮動腦筋,「旁邊兩位警察,閒閒沒事幹,要不要過來幫忙一下?!」

    快五點時,終於完成編號,可以繳件了,中選會也派出六位工作人員,點收連署書。

    等待時,跟年輕員警從制服聊起,「制服都是公家訂製的,質料很差,我們都是自己在外面再買質料好一點的,我們的配備跟外國比較起來,真的很差」,鎮日在外值勤的基層員警,制服是基本配備,以目前行政素質,公家配發的制服,既不能吸汗透氣也不能防風禦寒,政府如此對待維持社會治安的基層警員,真是無言!

    可能我跟梅慧看起來都是街頭的熟面孔,年輕員警說著「大姊,我好像常常看到你」,然後就慢慢聊開了。

    「當警察最麻煩的是開罰單,只要你開罰單,民眾就跟你保持距離,根本不可能親民愛民」,「這些罰單又都不是我們願意開的,是上面交代下來的;地方政府在編列年度總預算時,交通違規收入也是其中之一,到時候各項地方建設經費都要提撥下去,就會要求基層員警開到一定額度的罰單,上面要求,你就要在一定的時間內達到績效...」,明知這是個很不合理的財政制度,根本是把公民當成地方政府的提款機,予取予求,卻為了讓它繼續運轉,讓體制繼續維持,基層員警只好開著不情不願的罰單,以個人之力承受結構之惡,真的好辛苦!

    「其實,我們(警察)早就被監聽了,像我們都會借親友的名字辦兩三支手機,有的手機是專門用來講笑話的,有的手機是談正事,我們自己都被監聽了,何況其他人。」

    聊到九月份蘆洲員警舉槍自殺事件,兩位警察都說「警界這樣的事情很多,只是新聞沒有報導,外界都不知道」,「警察都是超時工作,超出身心負擔,很多警察退休一兩年就生病往生,他們大部分是胃癌跟肝癌,胃癌是因為飲食不正常,肝癌是因為過勞。」

    「這裡是中正區,抗爭特別多,我們全部要支援待命,隨時準備『停休』,上次我去台南,就已經到嘉義了,就接到上級命令『停休』,又要趕回台北,你看...」,中年警察邊說邊搖頭,可以想見他的心情。

    「以前是警消一體,都在警察大學接受教育訓練,現在是警消分開,消防署已經獨立出來,他們(消防員)跟我們一樣,都有長期過勞超時加班的問題,他們因為是新成立的單位(消防署在1995年成立),比我們沒有包袱,所以消防員在醞釀組工會」,「就我知道,帶頭的幾個人也是被叮得滿頭包,很慘!

    「目前警察根本不可能組工會,我們自己都被監聽了,有什麼動作,上面會不知道?我們不可能自己出面的。現在有警察家屬替我們講話,現在大家都有工時的觀念,警察家屬也跟以前不一樣,以前是忍氣吞聲就過去了,現在比較會為自己權益發聲,她們講得有道理,上面也不能太過分。」當然,這些家屬也是壓力蠻大的。

    警政署有在調整修正嗎?

    問到這裡,兩位警察都在搖頭,年輕員警沒有說什麼,中年員警講的比較兇,「真的要砍,就要從上面的先砍起,上面的問題最大」,台灣需要結構上的改革,這是他們的共識。

    怎麼看待目前的抗爭,尤其他們身處博愛特區衝突點?

    年輕警察坦白說,「在警察的養成教育裡,幾乎不太提人權,大家的人權觀念很薄弱,跟社會實況有很大的差距」,「今天我穿上制服,這就是我的工作,上級怎麼命令,我就怎麼執行」,「脫下制服,我是認為這是需要的,社會弱勢需要有人替他們發聲,替他們爭取權益」,「你們不用來幫我們(警察),我們跟其他弱勢比較起來,已經好很多了,我們的收入算是不錯(月入五萬多),還有很多弱勢需要協助」,「會想當警察是因為我認為這個工作需要有人做,必須要有人來維持整個社會的治安運作,另外也是進來這個結構,看看這裡面是怎麼回事。」

    這位年輕員警,今年24歲,任職一年,觀念蠻新的,後來我才知道他是《大政府小警察》的作者,在臉書小有名氣,追蹤者不少,他說「那篇po文啊!有壓力啊!」

    中年員警對今天「憲法133」的活動安排,有沒有什麼看法?

    「其實,我們每天都有接受民眾陳情,也都是很和平,只要你們告知,我們絕對不會拒絕,不要把我們當壞人,我們也不想關起鐵門,陣仗排開,把大家空耗在那兒,都很辛苦。」

    「你們主要是希望活動曝光,是新聞焦點,大家關心,只要有媒體來採訪,有見報,造成討論話題,你們目的就達到了,實際上不要用到抗爭的手段,付出的社會成本太大了。

    「國慶日那天,全國員警停休,調幾千名警力來這裡,光是中午吃的便當,看了就....盡量用和平的方式啦!抗爭付出的社會成本太大了,你們破壞了公家東西,也是全民在負擔,大家又會覺得你們很暴力,印象不好,這樣就沒有達到抗爭的目的嘛...」,這段話,他講了好幾次,可以感受到在博愛特區任職的辛勞。

    聽到這裡,我覺得有點出入,憲法133聯盟到底有沒有告知中選會今日會送繳提議連署書?還是中選會得知訊息後卻未處理該有的行政流程與業務承辦,以鐵門警力應變,讓基層員警承擔社會壓力?我無暇查證。(請參考:[會後新聞稿]—BMW罷免吳育昇提議書送件一度受阻—2013/11/04

    連署書點署完畢,完成送件,已經是六點多了,兩位員警送我們到內政部大門,連分局長都出來送客,看著他們滿臉輕鬆笑容,流露著自然的人性,我好希望台灣是個獨立自主溫柔體貼的國家

    事後,看著《警聲會在臉書po文與改編自網路的順口溜,蠻心痛的,政府不仁,以人民為芻狗。

    「為何人家死了一個軍人被這麼重視我們這一年死了30幾個警察卻連該改善人性化的班都沒有……難到要把這些人的照片全部放到警政署大門口嗎?」

    「警察是公務員中折損比例最高,以前警眷擔心另一半被歹徒打死或受傷,現在則更要擔心另一半會不會過勞突然倒下!每一位警察都是為人夫(妻)、為人子(女),有誰願意自己的家人在如同不定時炸彈的環境中工作?」

    「改善警察勤務制度不只是保護警察的生命及福利,試想長期疲憊不堪的警察要如何維護治安?連自己都保護不了要如何保護社會人民的安全?而警政署的高官仍然坐在冷氣房裡,享受著外勤警察賣命維持的社會秩序,卻不願意為外勤警察、為人民改善目前殺人的勤務制度,造成基層人力快速折損,警察嚴重健康問題增加健保支出,浪費納稅人的血汗錢!」

    「投身警察終身難睡;衣着打扮貌似高貴;其實生活極其乏味;
    為了生計吃苦受累;鞍前馬後終日疲憊;點頭哈腰就差下跪;
    日不能息、夜不能寐;長官一聲馬上到位;屁大點事不敢得罪;
    一年到頭不離崗位;勞動法規統統作廢;身心交瘁無處流淚;

    逢年過節親人難會 ;利潤不高還裝高貴;
    拉攏隊伍經常破費;五毒俱全就差報廢;
    拋家捨業愧對長輩;不在其中難知其味;
    不敢奢望社會地位;全靠傻傻自我陶醉;
    五十來歲疾病跟隨,不到六十叫你報廢。

    送給所有在第一線的警察兄弟們!您辛苦了!」

    有跟憲法133聯盟的主要負責人吳建國稍稍討論這個活動,他說「馮光遠他們幾個人進去送連署提議書,態度太兇了,其實對方是基層公務員,他們也是聽命行事,我們只是送個六千份連署書,不是很大的事情要是我的話,我不會為難那些公務員,這樣反而很不好做事因為你來勢洶洶,我也要嚴陣以待...。」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齊柏林看不見的台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政治內化的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