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媽媽來電告知有房屋稅單,她著急的提醒我,聲音有點慌,「不要丟鞋喔!你會被抓,這個政府會偷偷派人暗殺,把你丟在校園裡,跟你哥哥講要小心,抗議的時候...」,感覺過往白色恐怖的陰影在她心底浮現,最近因為抱著小嬰兒的丟鞋婦人挨告的新聞事件,我特意回家一趟,跟她見個面說說話,她說「那我們就約在捷運站,我拿稅單給你,你不要出站,這樣比較省錢,我在那兒等你,多久都沒關係...」,她的膝蓋不好,不能久站,她的這段話,讓我好感動。

    就這樣,我倆在捷運站月台隔著小鐵閘敘起家常。

    「小阿姨最近身體很差,走路都不方便,看了好捨不得,前一陣子,我去幫她整理房子、洗廚房,丟了好多東西...昨天,我幫她去市場買兩份她喜歡吃的麵,今天我沒去看她,她可以自己下麵吃...。」

    媽媽今年73,比小阿姨大10歲,印象中媽媽一直很疼這位幼妹;有段時間,不知怎麼回事,小阿姨不跟媽媽往來,避不見面,媽媽好傷心,「不知道自己做錯什麼事情?連女兒結婚都特意不讓我知道,我是看著那幾個孩子長大的。」

    「我有跟她說,如果她要開刀,我會照顧她,她可以放心...」,媽媽感情深,只要聽到小阿姨喊「姊啊!姊啊」,她就很開心,不怕辛苦。

    我把話題轉到她的恐懼,「媽,你知道陳文成命案?」

    「知道啊!只是都沒跟你們說!」

    1981年陳文成被害,媽媽41歲,她知道,只是放在心底都沒有說,包括親生兒女,我跟媽媽在家裡從來沒有討論過陳文成命案,直到32年後的今天,因為媽媽的聲音裡透露出內心驚恐,我們才有機會談開與確定。

    「媽,當年的事情,你怎麼都沒講?」

    「怎麼講?我沒讀多少書,講不清楚啊!我只知道很危險!」

    白色恐怖滲進台灣社會每個階層,影響到家庭成員的對待與對話,今天感觸尤深。但權貴們一再宣稱現在哪有白色恐怖?

    「媽,這個政府立法修法,都是在恐嚇人民,沒有要真正解決問題;今天向總統丟鞋要移送法辦,明天她還可以找別的理由再繼續立不同的法律,反正立法院行政院都是國民黨開的,法條都是他們在解釋,她說你違法,你就是違法。」

    「政府要嚇我們,我們就是不能怕事,如果怕事就中計了,我們都怕事了,下一代就更沒有機會,他們會很辛苦的。」

    「如果有兩百人都不怕,都向馬英九丟鞋,就來抓啊!看看會怎麼樣?」

    媽媽說,「我是不怕,都已經70歲了,也活夠了,我是怕你們會出事。」

    「我也活得差不多了,你要想我們是站在同一陣線,我們要為孫女擋住困難,為孫女爭取將來。」

    差不多了,我拍拍媽媽厚實的肩膀,跟她道別,她抱著我說「我愛你喔」,我深深的感受到了。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看見台灣》看見什麼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凡夫顛倒以總統為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