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齊柏林中攝影《看見台灣》,拍了什麼?

    稻浪的波紋,挑著滿瓜果扁擔的果農,大地的富饒,但我看不到農人滴滴汗珠、無日無夜的辛勞與面對天災人禍的欲哭無淚,看不到產地價格與市場價格的落差,看不到上游農產品到下游消費者之間落差極大的產銷。

    嘉南平原一望無際的潮間帶,水牛漫步悠閒在蚵農間,出海的漁船,我看不到旁邊多次大火的六輕、空氣中瀰漫致癌的污染物,看不到雲林彰化鄉親為台灣的農林海產保留最後一甲清淨地,為反國光石化的動員,在環保署前的靜坐與祈求,為著不會轉彎的白海豚。

    空拍鏡頭裡的美景與配樂旋律,劫耳奪目,掩沒了一切!

    台灣經濟起飛了,環境破壞了,盜木伐林、高冷蔬菜、高山茶、水庫淤泥、觀光上山、地景破壞、高污染的水泥廠、大量的工業廢水污染河川、怪手盜採砂石、海邊的消波塊侵蝕著溼地面積...

    紀錄片旁白著,「在每次災難後,人們怨天、怨地、怨政府,那自己呢?」,「沒有誰對誰錯的問題,而是有沒有共識的問題」,「環保問題與經濟發展是永遠的矛盾對立與無解」。除了丟鞋,行使比登天還難的罷免權外,齊柏林問的「那自己」會是什麼呢?

    誰須為山河大地的破壞負責?旁白裡直指人性貪婪。

    誰的人性貪婪?台灣900萬工農大眾嗎?

    台灣900萬工農大眾緊踩了環保最後紅色警戒線?台灣900萬工農大眾核發了開採執照、提供水電所需?台灣900萬工農大眾重劃國土、雷厲風行大批整地、大量建設?一塊一噸重的消波塊,數百數千塊堆砌在岸邊,是台灣900萬工農大眾舉起才讓天然海景消失?台灣900萬工農大眾阻隔了環保問題與經濟發展的交集?

    誰需為台灣環境負責?

    93分鐘的紀錄片,把環境破壞歸因於「你我都是幫兇」,完全不提政府失職與政策錯誤,完全無視政府的決策力與公權力對台灣環境造成無可彌補的深度傷害;有意或無意地模糊環保問題,誤導國土規劃,只不知他葫蘆裏賣什麼藥? 

    今日的台灣,滿目瘡痍,山河破落,未來呢?

    紀錄片以灣寶洪箱的有機農法、穀東俱樂部的賴清松、與布農族原聲合唱團在玉山頂顛的歌聲做為終結。

    《看見台灣》要將台灣帶向何處?

    回到傳統有機農作,在樂天知命的童稚聲中,一切得以解決?

    當紀錄片不敢指出環境破壞的真正癥結,竟要求沒有公權力的台灣900萬工農大眾檢視自己的人性貪婪時,再美的空拍鏡頭,也絕對看不到台灣未來的光明,台灣仍會繼續沈淪。

    延伸閱讀:
    齊柏林看不見的台灣
    傳播生態福音的「高度」
    齊柏林還沒降落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藝術與公民意識結合的饗宴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是怕你們會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