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天去第八屆蔡瑞月舞蹈節當志工。

    開演前二個小時我們就已到表演場地──玫瑰古蹟。觀眾席在戶外,呈階梯狀,舞台在下方,是日式房子拆掉前面的牆壁。

    開演前我先幫忙了一下票務,開始進場後我幫忙驗票、撕票。工作結束後,坐下來欣賞表演。

    節目本裡的前言說:「第八年了,蔡瑞月舞蹈節為什麼要談人權?」

    「藝術如果抽離了社會、抽離了政治、那它將只剩軀殼,沒有靈魂。」

    為了配合這樣的主題,節目本封面是西班牙畫家哥雅(Goya)19世紀初的作品「巨人(El coloso)」。右上角寫著斗大的英文字MORNING WITHOUT SUNRISE,下面是中文小標題:你咁有聽到人民在唱歌?

    節目本說明:巨人作品「描繪1807年,拿破崙的到來,西班牙人原以為拿破崙帶來了光榮與和平,沒想到他卻像巨人般帶給西班牙國土巨大的蹂躪和摧殘;而今,這巨大的黑影正籠罩在台灣的上空,蠢蠢欲動。」

    今天的壓軸舞是美國黑人人權舞蹈大師埃立歐‧波瑪爾的鉅作Morning Without Sunrise,講述南非的民主鬥士曼德拉,因為領導反對白人隔離政策而入獄27年。1991年他出獄當選總統後,以無比寬容的胸襟,讓殘酷虐待他的白人無地自容,也因此逆轉了人們對彼此的仇恨。曼德拉變成希望與和平的象徵!

    前言簡述了台灣這幾年血淚斑斑的人權問題:從2010年苗栗縣政府用怪手破壞即將結穗的稻田、朱阿嬤喝農藥自殺、華光社區、士林王家、大埔張藥房、洪仲丘,政府都聽不到人民的聲音。加上已快擋不住的ECFA和服貿協議,台灣的最後一道防線即將失守!

    扣著這樣的主題,每支舞都有點沉重。但舞者們美妙輕盈的身影、加上畫龍點睛的服裝,美不勝收!隨著天色漸暗,自然光和舞台燈光的對比,更營造出一種很淒美的氣氛!有一度天空下起雨來,主辦單位連忙發輕便雨衣,觀眾席變成一片黃色的海!

    在節目中,還穿插邱和順的一段錄音。他娓娓道來,他是竹南龍鳳港人,從小最喜歡吃肉圓。29歲那年,被控綁架殺人。雖有人證物證證明他的清白,但因警方爭業績,對他刑求,他只好在自白書上簽字認罪。這一關就是23年,今年他已52歲了!最後一次上訴,被判死刑定讞,將在明年七月執行。

    阿順說,如果這次真的就死了,希望他的骨灰可以撒在龍鳳港、希望大家帶著肉圓去看他!

    我聽了眼睛濕了!

    會場有準備明信片,讓大家一人給阿順一信,幫他打氣!

    節目中還穿插白色恐怖受害者陳新吉的致詞、及台語詩歌朗讀吳晟的詩作「土地從來不屬於」。

    陳新吉說,二十多歲時,有一次在跟高中同學聚會聊天時,無端被逮捕,最後因為「叛亂罪」遭關了5年。他回憶,出獄後,才知道母親因思念擔憂過度,精神失常。他自己時常作惡夢,夢到被關在孤獨黑暗的小房間,或是忽然被抓出去槍斃,常常半夜嚇醒、痛哭!

    我想到我的外婆。當年她的十個小孩中間的三個(我的二舅戴傳李、二姨蔣碧玉、和我的媽媽)在白色恐怖時代也是這樣突然被逮捕,音訊全無,外婆心急如焚、每天到處奔走打聽

    蔡瑞月本身也是白色恐怖受害者。今天第一支舞《傀儡上陣》,描敘一個母親對孩子深深的思念(蔡自己在獄中思念孩子) 以及對自由的渴望,也直指台灣現在像個傀儡,被整個體制、被馬英九操控著!

    可惜詩歌朗讀我聽不太懂。後來看到節目本裡有一張簡稿:

    土地,從來不屬於
    你,不屬於我,不屬於
    任何人,只是暫時借用
    供養生命所需

    一坵田,八百代主人
    歷代祖先,守護土地
    再交付下一代

    看顧,即使擁有
    也只是億萬年生命史
    匆匆一瞬

    鳥,飛掠天空、借宿樹梢
    魚,悠游海洋溪流,棲息水草
    獸,覓食森林原野

    散居山坡、丘陵、平原、海濱
    每一片土地的子民
    也都只是暫住者

    請解放我們的腳掌和肌膚
    請敞開我們的鼻息
    請貼近我們的心胸

    直接傾聽土地深處
    最深處
    汨汨流動的訴說
    ….

    土地,在大自然的懷抱中
    上天的照拂下
    從來不虧欠、不背棄
    人們,為何一再換來
    粗暴的傷害

    今日活著的我們
    明日即將離去
    何忍放任永無魘足的貪念
    吞噬有限的山林溪流綠地
    成為不肖的祖先
    如何向子孫交代

    彷如空氣、彷如陽光、彷如四季
    土地,從來不屬於
    任何人,任何世代
    誰也沒有權力
    剝奪下一代的未來

    但是馬英九政府就是要核能發電,禍留子孫!

    今天這場舞蹈真是一場靈魂與藝術的饗宴,是美學、視覺、聽覺與公民意識的結合!很讚嘆蔡瑞月舞蹈社,就像前言說的,「藝術如果抽離了社會、抽離了政治、那它將只剩軀殼,沒有靈魂。」祈求台灣多一點這樣的表演團體!


    普世價值 / 藝術人文

       

上一篇:找到自然的胡麻油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看見台灣》看見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