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若琳入行20年,三年前在永康街日式威廉連鎖店當設計師,月入3萬元左右。

    「連鎖店認為客人是因為招牌而上門的,設計師也要跟著計件分擔水電、燙髮藥水,要很拼才能賺到三萬元;在那裡工作,就要拼命快快快,搶時間,搶客人,每天要做到基本額1000元,才有賺,你會覺得自己只是個髮匠,不是藝術工作者,很沒有尊嚴。」

    「在連鎖店工作是抽成,洗頭髮,20元,剪頭髮,抽50元,客人燙髮2000,我大概也只能拿200塊,客人如果跟我熟一點,跟我殺價,我要負擔燙髮藥水,只好犧牲自己的利潤;這就是連鎖店的設計師為什麼會一直推銷產品,講得天花亂墜,這樣他們才能賺錢。」

    「以我的個性,我不喜歡強迫推銷,一些交情好的客人,覺得他們是朋友,要買就來,不需要就算了,尤其是你知道那些產品效果不一定那麼好,很多只是廣告,要勉強一直講,會覺得假假的。」

    「在連鎖店工作,有時候中午都不能好好吃飯,才剛吃一口,客人來了,就要去輪班,結果是客人倒楣,我不會給客人好臉色,我也不想這樣,但是就是笑不出來,因為工作太累,每天回家都在爆點,什麼事情都看不順眼,天天跟先生吵架,還因為站太久,身體受不了,賺的錢都去看醫生...。」

    「先生看我工作壓力那麼大,叫我不要做,先休息一陣子.....後來,日式威廉把剪髮價格從300壓到199,以量取勝,我就決定不做了,老闆把價格壓低,抽成一樣都沒少,怎麼樣都是他們在賺,犧牲的是我們設計師,犧牲我們的服務品質。

    現在若琳在個人工作室,只接受電話預約,每天客人數量不等,有空餘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也可以用比較從容的心情為客人服務,「收入比以前減少一半,生活品質完全不同,至少,可以跟客人輕鬆聊天,感覺就很棒」,「想想以前在連鎖店工作的日子,好像在地獄,很恐怖!」

    不過,最近八個月大的女兒,讓她有經濟上的焦慮恐慌,開始思考著「要不要再回連鎖店,為女兒的教養費多存點錢?」

    先生收入四五萬,加上她的一萬多,兩人雙薪家庭,在大台北地區租屋再加上生活費,所剩無幾,「想到女兒要念幼兒園,每個月月費一萬元,三年下來,五六十萬跑不掉...」,個性開朗樂天的若琳,談到這裡,居然眼眶泛紅,「我要求不高,只要有一點點底,我就不會東想西想,講坦白,我們是真的沒辦法存錢,連一點點都沒有」。

    現在的台灣社會,能夠提供基本的生存空間、基本的生存工資、基本的生存機會嗎?

    若琳平時不談公共議題,「我們接觸的客人多,每個客人都有自己的立場,不方便」,但是,她今天主動說著「現在政府那麼爛,我們可以做什麼?有用嗎?」

    「至少,先從關心開始,關心的人多了,才會有監督的力量,對政府形成壓力,如果大家都不關心,政府就為所欲為。」

    可以感覺到她內心急迫,有著強烈的不安全感,為自己,也為八個月大的女兒。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 頭髮長長了,看起來頭髮凌亂,已經好幾年都找固定髮型設計師虹君剪頭髮(不洗頭),她是設計師,服務的髮廊老闆娘請了幾位髮型設計師及洗頭助手,髮廊在小巷子,因為平價又有固定常客,平常生意就非常好,需要預約。

    閱讀上文,才知原來髮型設計師在髮廊工作是按件被抽成的,收入不是想像的高。剪頭髮好幾年前價格就已經一次500元,實在想不透髮型設計師收入被剝削得這麼嚴重。

    虹君做月子期間,我只好找附近青海路上新技髮型公司剪頭髮,這一家招牌很大,看起來很新,招牌廣告寫+=288,看起來滿吸引人的。進門一看,所有男女工作人員都是年輕人,眼快手快,即使沒預約臨時來,馬上派人來服務,我說我要洗+剪。一位年輕男孩子來幫我洗頭,問我要不要護髮,我說洗髮不是都會加護髮乳嗎?他說不一樣,他們的護髮比較好,加100元,總共388元,我說好吧(388元也算便宜啊,不然他們要怎麼賺錢)。年輕人非常刻意找話題跟我聊,只是問話過於無趣跟無里頭,我只好說好好洗頭就好我正感受你認真洗頭動作。善解年輕人努力想跟客戶建立關係。剪頭髮的是另一個年輕的小姐,剪頭髮時她的眼睛不時注意店中各種狀況,又不時跟同事講話,好忙啊。

    終於剪好了,舒爽多了,但也經歷了一場忙碌。對比虹君剪頭髮完全不一樣的感受,虹君剪頭髮速度也很快,但讓人覺得很舒服,有時幾乎會睡著。傳統的髮廊人情味濃,客人置身其中閒話家常,很多是主動分享,但快速成立看起來時尚華麗的大型髮廊公司,置身其中反而感覺緊張,一群年輕工作人員,講的話題又有點搭不上。環境變化可能要適應一下吧。(11-03-2013桂春)

上一篇:捨己從人才能互相照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照見異性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