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特別喜歡天還沒亮前的清晨,空氣凝聚著寧靜。走在巷子裡,與諸神同在特別有感,來到公園,一位阿伯在掃地。腳步停一下,確定安全,再往前踏一步,這時已全然交出去,做仰臥起坐20下,感覺身體更有力量了。

    聽到「一止非常不謙虛,不受教」,上線再請示,當師開示說,關鍵重點是「對方感覺不到你的謙虛,其他都是次要,離題了」。

    再看時,還原當時的觸境,當對方感覺不到我的謙虛,若當時夠敏感,其實不用再談,一切的說,都不過是掩飾自己的不謙虛的苦

    深深感恩這樣的照見是為了活出最真的自己。

    接下來的靜坐,格外的平順省力,感覺全身都充滿著呼吸的電流,身體坐定了,感覺呼吸的收縮膨脹,在喉嚨處打開,網狀激活系統也打開,在呼吸的綿密裡,感覺著吸一口氣的感恩,呼一口氣的慚愧,受用師的開示,照亮累劫無明。

    心裏更清楚一位解脫者,每個當下都是對準中心線,沒有世間對錯是非,只有謙虛的明觸,只有六度,其餘都是離題了....

    「你以為自己人,可以知無不言、一吐為快,是一種有主體性的展現?」

    「你認為對方不夠好,想要跟對方交流,其實就是認為對方錯你對、對方的看法不夠周延厚道.... 」

    「其實這一些都不是主體性,都是用我的意見在跟對方交流,都還是你的我的,都偏離中心線了...。真正的交流是邀請對方進入我的身心,對境如鏡,不是強迫對方進入我的身心,不是強迫對方照鏡子。太極講求捨己從人(以對方為中心),不但用在拳法,更用在溝通。這才能互相照見。」

    「中心線是永遠謙虛,永遠的貼近對方的心,別人就是我,我是零」

    當師一而再、再而三的叮嚀,聽到偏離中心線當下,似乎懂了,回頭來看,很清楚沒有走在法上,念頭生起,第一觸就落入世間對錯的不謙虛,接下來所謂的交流,都是我的看法、想法、意見,就是王見王,死棋。

    師開示說很多人很容易掉入這樣的框架裡,美其名是平等交流、對事不對人,其實是專業的傲慢,自認見人所未見,或自以為有主見有主體性,只看到自己由衷認真,忘了用謙虛浪漫來校正對準,倘隨著這樣的身心模式觸境,就會死定了。嗚嗚....死一次,徹底死...

    被師呵責後的身心格外輕安,做事也很清明,今天弄新網站,在首頁,網頁就卡住了,因為子頁,不知要如何連結出去,才能用原先的版型?!

    歸零,再重新看清楚每一個環節,通了,很順利的將每一個網頁一一設定好。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海盜黨問政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連鎖店工作像在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