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台灣一直卡在威權的假民主中,民意一直被踐踏,現在更是面臨國家與人民快被葬送的危急時刻,只有大力改變才能力挽狂瀾。

    反核聯盟、農村陣線、黑島青年和各地自救會的聲音不斷,加上1985公民覺醒和零時政府用網路改造社會,這股趨勢越來越強,最近崛起的國際海盜黨,可以給我們很大啟發,只要有心任何事都是可能的,看德國海盜黨因為採取新的做法呼應到民意,而贏得選舉,正在改寫代議政治為直接民主

    過去因為政黨在議會中的協商、利益交換,人民的意見常常被擺在一旁,政策制定的透明度不見了,人民不見了,所以年輕人根本不想關心政治。

    從瑞典開始,海盜黨近年在德國獲得注目,成立七年不到,年度經費不到台幣四千萬,連一間豪宅都買不起,卻在全德國拿下45個地區議會席次。剛結束的德國聯邦議會大選中,海盜黨的得票率也比上一屆成長了10倍,辦公室裡雖20個人不到,但德國海盜黨卻有一支兩、三千個駭客組成的「隱形大軍」協助著黨的運作。

    靠著這支大軍的技術,海盜黨發展出了三項實驗性質的「武器」,試著打入人心,實現他們心目中的民主。

    一、雲端文件系統

    用類似Dropbox的方式,海盜黨內部溝通的公文都在雲端上,黨員都能查閱,甚至連黨綱,也是用Wikipedia概念形成。透明是這個年輕小黨贏得人心的第一個戰略。

    二、Mumble聊天室

    作為一個海盜黨員,透過Mumble聊天室,你隨時可以加入相關聊天室,聽黨代表們的討論,你甚至可以發言。開放是設計這一系統的王道,從實體世界起,海盜黨的會議就是全開放的,甚至有錄音檔在網上供下載,除了試著讓更多人加入海盜黨,每一句話都被記錄的方式,也讓責任紮紮實實地落在這些黨代表身上

    三、LQFB系統(Liquid Feedback system) 

    流動回饋系統被稱為流動民主,想像一座政黨機器,權力的流動、意見的交流、政策的形成,就如水在透明水管內流動一般,這就是海盜黨的目標。系統上,三萬六千個黨員能夠開啓對話串,針對一個議題開始討論,討論的時間最長三個月,每一個人都能發言,每一個字都被記下。最長三個月後,黨員可以將其變成一項提案,修改黨綱、黨在議會中的立場、促進立法等,都是可能的提案方向。每一項提案能夠獲得多少黨員投票不是重點,而是黨員到底在想什麼,透過系統,人人都像有了一條電話線通到黨代表一樣。

    這樣政治人物的發言,就真的是有所本,黨代表在實體會議中設定議題時程,但黨的立場會是什麼,LQFB系統成為最省錢、直接的智庫。

    「海盜黨」的黨員年齡構成基本上在20-30多歲,他們強烈要求增加網路的自由度,反對以保護社會利益為由,限制個人獲取網路的信息。

    海盜黨的問政方式充分的利用《臉書》和《推特》等社群網站,讓黨員們在網路世界裡充分行使權利,提出政策主張,收集民衆意見,由此確定自己的政治立場。

    年輕人問政已經成為一種趨勢,網際網路成了年輕人最容易採取的平台,不用等別人把法律讀給你聽,你可以自己站出來,理直氣壯地自己撰寫法律條文。畢竟政治跟每個人息息相關,國家前途等著我們一起來救。

    海盜黨已經在超過40個國家啟動,中原大學心理系副教授戴浙曾申請組「台灣海盜黨」,內政部以違反刑法海盜罪,和組織犯罪條例等理由駁回;申請人認為這違反言論自由,強調全世界已經有17國正式成立海盜黨,甚至選上國會議員,爭取網路版權改革,而且有跨國的「海盜黨國際」組織,他批評政府落伍跟不上時代。

    直接民主在這個科技發達的時代已經可以完全做到,抗拒不還權於民,都是居心叵測,發揮海盜精神奪回原屬於我們的基本權利此其時也!


    普世價值 / 趨勢觀察

       

上一篇:保密防諜是日常功課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捨己從人才能互相照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