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在網路上看到維京航空最新的飛安影片,印象中,空服員總是機械式地執行這段很無聊的例行公事,即使帶著笑容,也皮笑肉不笑。然而,這段全新製作的飛安影片,從頭到尾毫無冷場,完全扭轉了原本的印象!

    當影片進行到最後的高潮,音樂變得莊嚴神聖了起來,全體乘客把橘色的飛安卡拿在手上,慢慢起身,整齊畫一的動作,簡直像一場宗教儀式,當三位空服員齊聲說出「Thank you for flying Virgin America!」我全身起了雞皮疙瘩、眼眶泛著熱淚,像是被好萊塢電影催眠!接下來20秒,音樂回到原本的熱鬧節奏,影片中的各種人物,輪番上陣飆舞,爆發驚人活力!

     

    我想,不管我們對美國有多少批評,不可否認,這個國家的創意、表現力、人才專業度,是全球首屈一指的!全球流行文化的龍頭地位,屹立不搖。

    在影片製作的幕後訪談中,導演Jon M. Chu說:「我們要的是一個 “Yes, and…(對!而且…)”的團隊」,意思是說,當一個想法被丟出來,工作人員不會說:「這不可能啦!」而是說:「對!而且我們還可以...」(用正向的語言,積極的態度,不分你我地去解決問題)所以,團隊裡的每一個人,都可以貢獻自己的想法,讓原本單一的想法,不斷成長、豐富!

    前幾天才和Mia討論到,說英語的時候,我們自然會使用「尊重」、「鼓勵」的句型,而說華語時,命令、論斷、對立的句型,不經意就跑出來了,可能跟我們從小學的是「訓話式的國語」、凡事由「威權」或「大家長」來決定有關。當我們在下位時,只敢被動跟隨、不敢發表意見(也懶得發表,反正不會被採納),當我們坐上了決策者的位置,就只想說教、壓制別人。作為一個民族和文化,台灣人真的很不會溝通,很容易在對話中感覺自尊心受傷,也常有壓抑過久、才情緒爆發的發言方式。

    影片中的靈魂人物、也是歌詞創作者Todrick Hall說:「我覺得我們很成功的創作了一部影片,不論閱聽者的職業、種族、來自何方,都能夠在其中找到可以與自身經驗連結的段落。」這部影片中,的確可以看到很多不同膚色背景的人,也融合了多種舞蹈形式和音樂風格。這跟人權法案無關嗎?當然有關!

    在一個慶祝多元性、以人權為尊的國家,不管你來自何方,你的心底,始終有著一個共同的信仰──你有自由,可以活出最嚮往的自己。當這份自由越完整,你的所做所為就會越接近天意,而天意,才是靈感與創意的真正源頭。台灣人的信仰是什麼?──「不可以妨害公務,妨害公務就是強制罪,儘管他們的主要公務就是保護權貴、壓迫弱勢

    對比那高唱中華民族以和為貴的中國夢,美國夢的包容性與格局實在大太多了,而從中國有錢人瘋狂移民的狀況看來,中國夢只不過是共產黨權貴施打在人民身上的催眠劑!提倡的無非是「他們安富、我們安貧」,希望大家都不要醒來,好讓他們的權力永遠鞏固!大肆破壞生態、恣意搜刮民脂民膏、強徵土地,竟不夠權貴分幾杯羹,還要國債高築,寅吃卯糧、債留子孫,直到國破山河破的那一天。

    延伸閱讀:Old Dreams for a New China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編劇想像的交戰國愛情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有思辨力的大學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