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參觀司改會,正好蕭逸民要帶台北大學法律系的學生服務學習,徵求他的同意後,我跟著旁聽。

    現場有九位學生,蕭逸民先讓他們每人整理一件司法冤案,經手案件從遺產訴訟、販賣槍械彈藥、強制性交、毒品、駕訓班股東訴訟等等,每人不同;每位同學整理的時間不一,有人是抱著案件回家準備了20小時,也有人只是待在司改會用三四個小時了解案情。

    五點鐘左右,逸民要他們一一報告案件整理結果或困難,他再根據同學口頭報告內容提示需要注意的關鍵,因為學生程度狀況不一,他提醒的內容也就包羅萬象。

    「這件民事案件現在進入那種程序,準備程序還是言詞辯論?」他用提問幫助同學了解案情進展,只是答案是調解程序,他有點故意。

    面對完全不會整理的學生,他從基礎教起,「填寫案件記錄表要有那些內容?當事人、訴訟事由、資料附件、案情事實」。

    處理強制性交案件的男同學有點害羞,在報告案情時,講不出「處女膜」三個字,他明白說「我們是專業團體,請直接說出來...請再說一次」。

    負責駕訓班股東訴訟的同學,完全整理不出駕訓班的帳目,根本沒辦法判讀案情。

    「第一,你可以先請教會計系的同學,先清楚內帳外帳,第二,你自己要學會如何評估駕訓班最大潛能的盈收與最大支出,...厲害的律師可以從外帳查到內帳。」

    幾樁冤案聽下來,都是法官判決出問題,而且是很明顯疏失,逸民提醒「法官是法律的執行者,訴訟法在規範法官」。

    我慢慢可以聽出逸民想談的部份,他在判例中不斷問著,「我們對法官的想像是什麼?我們如何判斷一位法官好不好?大家都覺得包青天式的法官不好,為什麼?有沒有可以取代的典範?如何重塑台灣的審判文化?」他沒有給答案,讓同學自己去想像。逸民的經驗閱歷,足夠處理這些申訴案件並帶出自己預設的主軸。

    一個半小時左右,同學報告,逸民提問回饋,吸取他人經驗相互學習,蠻充實的,有心向學的同學應該會學到很多。

    結束後,我提出一個放在心中很久的問題,「逸民要如何推動無罪推定?」他曾說這是他的心願。

    從法官開始,只要我們的法官能夠無罪推定,整個社會都可以實行了」,原來如此,所以他不斷談論「法官法」。

    「但是,社會如果公民意識不夠醒覺,大家的主體意識不高,對資訊的判讀還是會有問題的,...」,我想表達出無罪推定不是法律而是生活,它必須展現在國民日常生活,形成社會共識與壓力,才有可能左右政權媒體掌控,推動司法改革。

    逸民不以為然,「台灣是個變動快速的社會,世代輪替太快了,現在你跟年輕人講蔣介石,他們根本是模糊一片,不知道他是誰,黨國教育是五十歲人的事,現在的年輕人沒有這種包袱。

    逸民接觸的年輕人多,他有他的認知;但是,我以為黨國教育的箝制已經潛移默化了,「建國」102年、黨主席兼總統指揮立法院、監察院長司法院長皆總統人馬、龐大黨產的存在、文官不中立、黃復興黨部左右國軍、臺灣人沒有制憲權只有修憲權,全是黨國教育的延伸,台灣人已見怪不怪,對不正常的習以為常,這是黨國教育最成功的地方,否則NGO就不會做得那麼辛苦了。

    全台法律系的學生約有兩萬人,司改會裡的申訴案件好幾個鐵櫃,台灣的司法體系問題多多,冤案源源不絕,以司改會有限的人力資源,光是帶學生認識案情釐清宣判就是一個無窮止盡的市場,再加上鄭性澤邱和順幾個救援冤案,司改會還有多少力氣持續關注黃世銘洩密案與全民被監聽,司法體制上游的問題端?

    不過,話題暫且打住,因為我只是從執秘(中豪、逸民)認識司改會,並不是從執行長的角度認識,覺得現在不是討論的最佳時機,司改會有自己的目標步驟,我尊重他們的選擇與做法。

    今晚,還有聲援徐自強(11/5開庭)的活動,中豪跟幾位年輕人已經在準備了--來司改會的年輕人真的蠻多了,他們確實認真經營基層,長期紮根,我很佩服。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 一寂只來司改會一個下午,看到中豪和逸民當天的工作,就推論出司改會的工作重點,甚至質疑司改會沒有花力氣在哪些議題?這是非常跳躍的思考以及偏頗的看法。

    上週,司改會召開記者會,提出台灣監聽問題恐怖的地方,法規問題逃在哪裡等。並舉出美國、日本的監聽做法,這些都不是倉促隨性的作為。

    監聽的問題,到底台灣如何進行監聽,如何從法規面維護人權。有關「通訊保障與監察法」,每個月都固定有律師學者會議召開進行,有列出討論議題,要追查的全國監聽案件數據資料,國外監聽案件數據,還有專職秘書在追蹤進度。這個議題是司改會每個月開會議題的七八個議題之一而已。

    至於,特偵組的問題,司改會很早就覺得特偵組問題很大,在九月政爭後,司改會也召開記者會要求廢除特偵組,並前往監察院要求調查檢察總長和特偵組濫權。(中豪11-01-2013)

上一篇:我收到的最好禮物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鎖定重視品質的大客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