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看「公視有話好說衝組社運少女」專訪黃燕茹,有段話很精彩:

    「你會被判強制罪而且很容易定罪…你會受傷,你會被移送,…學生沒那麼好利用…。」這是黃燕茹對主持人許純鳳的回應!

    http://youtu.be/MEIsOXI0sHA (14:50)

    許純鳳問「抗爭是否真的有效果?」燕茹臉上的神情陽光,笑得很開心,她說「這是個很特別的現象呢!以前我也會講呢!」

    抗爭是否真的有效果?她斬釘截鐵地說:「的確是有用處的」,例如英華威環評被撤銷掉,這都是一步步的進展。

    我想要關注的是,講這些話的人的狀態,...這些人被絕望感、無力感給綁架了,這就是我半年前、九個月前的樣子啊!我被主流文化給綁架了,我身邊的人也是這樣想的,...當這個人處在一個身邊的人都是同樣想法的情境下,要她反去身阻擋、成為跟大家不一樣的人,其實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我想應該很多人沒有勇氣去做這樣的事,其實,我可以理解這些人的無力感無助感,他們被迫把自己變得很麻木,他們才能被這個框架鎖死,然後,繼續丟回這個社會,正常的工作運作,不會變成一個叛亂的人啊!這是個社會控制的結構。」

    「看到這個東西(社會控制)會有兩種選擇,一個是回到正常社會,繼續說抗爭沒有用啊之類的(話),另外一個選擇就是『抗爭的意志』,抗爭的意志對人的生命是很重要的,它不限定在某個議題上,而是人活在這個位置上,他有沒有辦法為自己發聲,或拓展自己的生存空間,自己的意識空間,走到另外一個選項,抗爭的意志是蠻重要的。」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泡泡又冒了出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誰該出現在貨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