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週五晚上,參加哲學星期五,從成大零二社在228前夕裝扮校園中的「蔣公」銅像,談蔣介石的歷史功過。
    其實,不論是二二八事件的處理,或是宣稱「漢賊不兩立」憤而退出聯合國的決定,蔣介石,對台灣社會都造成了極大的傷害,然而,在國民黨統治下的台灣人,卻深深相信他是保衛我們不受萬惡共匪殘害的民族救星,其子蔣經國更是宣布解嚴的開明領袖。就算對隨兩蔣來台的外省人來說,兩蔣在他們心中,有特殊定位,但是,兩蔣統治下,黨權高於國權,國權又把人權踩在腳下,卻是不爭的事實。
    在威權體制下,我們對歷史的認識被絕對地扭曲了,尤其是二二八和白色恐怖這兩段台灣人共同經歷的重要歷史。去導正對歷史的認識,並且客觀的還原和究責,是對於「人權」這個普世價值的捍衛,不僅是每個人的權利,更是從政府到民間都應努力不懈、盡力完成的重要工程。
    韓國專家朱立熙老師說,韓國人在平反光州事件時,用了「清算過去」和「歷史導正」這樣的字眼,而不是「轉型正義」,但「清算」這兩個字,在華人世界裡被中共拿來做為產除異己的手段,而被汙名化了,聽到「清算」,很容易聯想到慘無人道的暴力虐待。
    然而,轉型正義一詞的難懂,也成了推動轉型正義的阻力。座談裡,有人問:「台灣社會還沒有轉型,可以做轉型正義嗎?」也有人問:「那些當時真的有共產黨思想、意圖叛亂的人,也是轉性正義的範圍嗎?」
    當「人權」是清楚的核心價值時,這些問題應該都不是問題吧。
    導正歷史的目的不在報復,或是權力鬥爭,而是喚醒每個人對真理與真愛的信念,對自由、平等、博愛之普世價值的追求,並且,重新發展在不正常體制下被打壓的獨立人格。正如翁山蘇姬所說,她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LD)參政最大目的不在贏得政權,而是為了人民的民主。唯有真正的民主,人才可以活出人的尊嚴。
    在台灣,歷史是統治的工具,司法也是。「依法行政」在台灣,意謂法律可以違憲、可以違反人權,不管用什麼手段贏得總統選舉,贏者都可以決定人民要讀中華民族或台灣民族的歷史、司法要怎麼起訴與審判對政權有威脅的人。
    正因為民主從未深化與落實,台灣的軍公教人員仍烙印著堅強的黨國意識,對他們而言,投共、叛國可以是愛國的行為,從事間諜工作、出賣國家主權,也可以俯仰無愧地說「我自信沒有對不起國家」!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學習日本的鄰里制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國民黨宜正名為共產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