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他俯臥
    在鏡前靜靜漂浮
    沒入夕陽的浪裡
    夢已經遠去
    想起初生的啼
    旋轉著一道聖潔樓梯燈塔裡
    浪花都洗不出來的
    純白

    他漂浮
    在自己呼吸的深深裡
    足跡踏出的路程
    迷惑過客背包攝影機
    走一條路
    沒有
    腳步聲聲
    沒有
    花草樹林鳥蟲人獸
    沒有
    昨天的氣味

    他呼吸
    他緩緩啟航
    他將極光拉回失溫的翅膀
    他的飛不再是尋覓
    他的話語掉落了框框
    他的目光溶解
    他降落
    他俯臥

    燈光穿透他的肋骨
    舞台上的汗滴
    不再
    緘默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要怎麼結幸福的網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台灣絕對經不起核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