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房市命運大不同台灣德國兩樣情短片,只看到一半,就覺得內心一股深沈的痛,好不捨。故事中整復師蘭星輝為了房貸,必須日夜拼命工作,每天只睡四小時,生活中除了吃個漢堡、喝杯咖啡,算是休閒外,沒有其它的娛樂,這樣的生活毫無品質…。

    蘭星輝就像世間苦難的縮影,從他身上,我同時看到社會各角落許多年輕人被房貸逼得喘不過氣來的身影,青春實在無法精采啊!

    但是,影片的鏡頭轉向來自德國的律師Robert Herzner,沒有房貸,也不置產,他雲遊四海,過著沒有負債的平衡生活,禮拜天絕對不加班,他熱愛挑戰體能的運動,爬山、游潭,在汗水中享受青春飛躍的生命。

    這兩位分別來自台灣和德國的青年,一位有房貸,一位沒有房貸,生活品質竟有如天壤之別。那為什麼蘭星輝不選擇和Robert一樣,只租屋不買房呢?蘭師傅說,他怕透了被房東趕來趕去、不穩定的租屋生活,他想要給家人一個安定感。

    記憶中,我從小到大,爸媽帶著我們五個小孩,到處租屋,應該有搬過十幾次家吧!那感覺實在不好受。有的地方才租沒多久,對周遭環境都還不熟悉,房東只要開口要收回房子,你就得走人;有時候才住滿一年,接著續約的第二年房東又要求漲價,為了求個安定,只好照付,畢竟一再搬家很累人的。

    我們家從來沒有過屬於自己的房子,這應該是爸爸這一生最大的遺憾。他的遺憾深烙子女們的腦海,我們都認定只要一結婚就要努力買房子。二弟是家裡最早成婚的,婚後為了有屬於自己的房子,有好幾年,每天清晨五點就起來送報,接著趕去上班,晚上又去讀夜校,回家還要寫功課,每天差不多只睡四、五個小時。為了購屋,他和蘭師傅一樣,過著昏天暗地的日子,哪有欣賞門前野花或抬頭看天空的心情?

    台灣人之所以對房市熱衷,不全然因為有土斯有財的農業生產觀念,其實與房地稅制不公更有關連。政府主張「營造業、房市是經濟火車頭」,房屋才淪為生財的商品,可以像期貨一樣投資(投機)炒作,拿來買賣獲取高利,造就了全國為數不少的空屋,但房價卻依然不斷創新高。政府對資產稅、增值稅、遺產贈與稅等課得很低,起了對房市投機炒作煽風點火的作用。

    德國發達的房屋租賃市場,對德國人來說,住房是一個最基本的需要,跟飲料和衣服一樣,他們把土地和住房當成民生必需品,是人人應享有的基本權利。德國政府會提供符合人民居住的房子,因為政府會打點得好,所以不會有人流浪街頭。台灣房奴有90%貸款,50年償還,這樣子的房貸壓力德國人簡直無法想像。

    過去十年,德國的房價只漲了1%,是全世界房市漲最少、最穩定的國家,其中的關鍵在於維持市場的供需平衡,有效降低人民買房的需求,而完善的租屋政策就是其中之一,除非有重大的原因,房東不能隨便趕走房客、不能任意調漲房價,否則可能會有刑事上的責任。

    同時,德國也對買賣房屋交易課以重稅,以增加投資成本,如果房屋持有人在十年內出售房子,就會被課以15%的奢侈稅,買房後一年就賣,總價差價95%由國家收走,兩年後賣,85%的差價歸國家;三年賣為75%;四年賣為65%;五年賣的為55%,以此類推。政府藉此打壓投機獲利的空間。由於租房市場完善、房市價格穩定,讓德國民眾不一定要買房子,讓租屋者也能享有如自己住家般的安定生活。

    看到德國政府在房市的用心,為人民謀最大的福祉,感覺這才是真正為人民存在的政府。反觀台灣,就像蘭師傅說的:「我從來不知道政府可以怎樣,因為不知道,所以也不會期待!」當被問到:如果政府有好的租屋政策,還要購買房子嗎,他回說:「我不要了,我不要再過這樣的苦日子了…。」說完,他的臉上出現如釋重擔的笑容。

    政府是人民的公僕,我們當然可以對他們有所期待。政府官員常花大錢出國去考察,他們去德國只玩不考察,即使取了經,主管也要執行黨意,想讓台灣能有個穩定的房市政策,只能望洋興嘆。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有一個只照顧財團與權貴的政權,試問我們要怎麼結幸福的網!

    延伸閱讀:

    部長你太天真了(黃益中)

    缺同理心馬政府敵人是自己(蔡志清)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 1980年我剛出社會時,在台灣最大美商工作,職務是工程師,月薪八千元。因為父親多年來踩三輪車、開計程車,養活一家人,還三番兩次被倒會,家境較差,租屋了二十多年,父親想要給家人安定感,就趁政府標售國宅,用抽籤的方式買了一棟小小的國宅。那時家中毫無存款,頭期款是標會來的,父親當會首,要50期,每月一萬元。另外兩個貸款,一個7年,一個15年,每個月大概要繳兩萬元以上。

    父親每天開車十五、六個鐘頭,他幾乎是全年無休,扣除車租,每天的收人少於一千元,還好那時剛從高工畢業的弟弟考上電信局,他的薪水竟然有一萬四千元。那時租房的費用大概只要幾千元,但是為了買房子我們三人的收入,四分之三要用來繳會錢和付貸款,一家七口的生活至少要多苦撐個五六年,當我知道父親買房的代價是這麼高時,我一方面為年過半百,體力已衰的父親覺得不值,另一方面也對父親沒有事先照會而生氣,跟父親大吵了一架。

    父親十年前過世了,這間房子對他的意義不大,現在兄弟姊妹分居各處,母親獨自守著房子,沒人想住了。

    十年後,我換到新竹工作,老婆和小孩,全搬到新竹。那時,大家都在買房子,我和太太也去看了許多待售舊屋。可是一盤算,沒有存款,只靠薪水,若是租個房子,要養活一家人還可以。如果買房子,頭期款怎麼來,再加上高額房貸,即使四五百萬的小房子,一個月也要三、四萬,生活一定會很艱難。我就說服太太不要買房子。

    在新竹租屋超過20年了,搬家也搬了九次。很多人跟我說,你租房子的錢都可以買一間屋了。他們不懂,我們這麼多年來,家人的生活品質是用那一間房子換來的。即便太太幾次抱怨他搬家搬得好辛苦,我們還是覺得當初的決定是對的。(2013-10-25 一賢)

上一篇:上等貨全捨棄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遇見自己的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