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社區裡住著一位待人懇切、熱心公益的畫家,人稱他吳老師,他曾得過很多的獎項,也辦過多次個展。

    幾次相處後,發現吳老師身上除了散發樸實幹練的鄉土氣息外,更有嚮往美善的世界眼光。他可以跟你聊小時候鄉下生活的點滴,家裡窮,沒衛生紙可用,只能用竹片擦屁股…;也可以跟你分享西方文明帶給他的衝擊和啟迪。不管談論什麼話題,他都是那麼的由衷、真摯,讓人聽得津津有味,自然地融入其中!

    吳丁賢,1963年生於雲林農村,小時候,不喜歡讀書,加上家裡務農,只要一農忙,就要下田幫忙,因此成績不理想。當他看到有同學認真在寫功課,會覺得他們好傻,幹嘛花那麼多時間在那上面,上學時只要把手伸出,讓老師打一下,不就好了,反正被打久了,皮都厚了,也不會痛!(好天真啊!感覺很像小時候的一日。)

    國中畢業後,他就跟隨哥哥到台北,從事木工和車床的工作,有一次,一個意外,讓他失去左手半截大拇指。由於工作投入,他很快就學到一技之長,到了26歲,自己就從小工變成老闆了。那時候,一天的工資是3000元,如果通宵趕工的話,一天就有五天份的工資。年紀輕輕的,就已經賺到很多錢了。

    因為晚上下工後覺得無聊,他就以半工半讀的方式,去復興美工科和國立藝專學畫畫,那時只是覺得好玩,用上課來打發時間,對畫畫並沒有特別的用心。直到遇見楊三郎老師,生命才開始改變。跟隨楊老師學繪畫的精神與態度,老師的人格深深影響了他,讓他在繪畫上開始認真起來,後來還到美國去深造。黑手出身的他,國三畢業時連KK音標都還念不好,最後卻能取得美國舊金山藝術學院美術碩士的學位,人生的際遇難以逆料啊!

    吳丁賢的作品,是一種抽象簡約的獨特畫風,利用黑白對比粗曠的書法線條,或細緻或剛直,若隱若現,留給人無限的想像空間。乍看,或許只覺得是結構簡單、色彩單純的線條,但當細細地品味,卻別有一種悠遠遼闊的意境,十分耐人尋味。欣賞他的畫,會有一種心靈沈澱的寂靜。

    今晚,吳老師親自將他「線型空間系列油畫個展」的文宣送到家裡來,在輕鬆的氣氛下,無所不談,賓主盡歡。在一個普遍點頭之交的社區裡,能有這樣的鄰居愜意談心,這種緣份,殊勝難遇!

    到美國唸書,對吳丁賢是一個很大的衝擊,整個眼界打開了。出國後,接觸的人和資訊都變多了,才發現從小在黨國教育洗腦下,所讀的歷史,都是大中國的史觀,而發生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二二八等苦難,卻從沒有人告知這些真相。從此,他找到了自己的根,感恩孕育他成長的這塊土地,這美麗的台灣,就是他的國家。

    在舊金山唸書時,他看到舊金山以及紐約各地的中國城,都是無比髒亂。更令人感嘆的是,這些華人自認為是美國人,當看到黃種人時,他們就會擺出一副高人一等的優越;看到黑人時,就會流露一種畏縮害怕的神色;看到白種人時,則又變成矮人一截的卑微姿態。他覺得這樣的生命,如隨風搖擺的牆頭草,活得很沒有尊嚴。

    他認為一個有尊嚴的人,一定要先認得你是誰,才有可能讓人家認得你是誰,與西方人相處,你要展現你自己文化的特色,而不是一味地壓抑、遷就、迎合,那會讓人看不起的。

    他說,和西方人交往,要懂得尊重與自重,當西方朋友邀他去家裡吃飯,他會用他們的刀叉,喝他們泡的咖啡。但是,當邀他們來住處吃飯時,他會跟他們分享如何使用筷子(試了很久還學不會,旁邊也會備有刀叉),飯後一起泡茶,享受不同文化的用餐氣氛,朋友們都很喜歡這樣的交流,這就是一種平等對待的自信。

    談到對台灣時局的看法,吳丁賢認為,這些年來當政者不斷傾中,想把台灣鎖入一中的框架,這是違反民主正義、也不符世界潮流。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不屬於中國。但國共兩黨一起唱和「祖先不能選擇」,藉以達成統戰的目的,這只能用來騙那些不用心思考的人。如果相同祖先就要統一的邏輯成立,那麼澳洲當初是英國的罪犯來開墾的,那是否澳洲應該和英國統一…?

    他說,政治人物,一定要有信守的價值觀,不然怎麼可能帶領國家?而今整個政壇一眼望去,有幾個有中心思想的人?有幾個人在利益與理想衝突時,仍能堅持原有的信念?當我們都想不出檯面上有哪個令人敬重的政治人物,這就是國家的悲哀!!

    雖然如此,面對未來,他仍深俱信心,因為,現在台灣的公民意識越來越抬頭,人民已不再像以前那麼好騙了。而且,民主自由的社會,才是人類永續的生活方式。

    最後,話題又回到吳丁賢的畫作。他內心有個浪漫的夢,但願自己的身心更純淨更洗練,有一天能夠畫出屬於台灣獨一無二的精神、意象,吸引許多外國人來台灣這引人入勝的地方,因為只有來這裡才能看到這樣珍貴的東西…。從他深邃的眼神裡,聽到這些話,心裡有說不出的感動!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自由是宗教永恆的課題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黑木耳的辨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