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週末,跟家人到台南市著名的古蹟走走。好幾十年前鋪的馬賽克磁磚,古意盎然,而且至今完好如初,令人讚嘆又感動,忍不住拿出相機拍照。一位很熱心的六十多歲先生,似乎見我對這建築很有興趣,熱心的要幫我做介紹,他說這是他本行,我於是拉了家人一起聽。

    他確實懂不少,但有些熱心過了頭,甚至還說要帶我們到安平、到七股鹽田為我們做解說。事實上,如果他無所求一點的話,我會願意跟他留電話約下次的,但他已經明顯給人感覺是「很需要有人聽他陪他需要他」。好在,終於終於有一對夫妻過來解救我們,是這兒的志工請他們過來找這位先生聽導覽的。原來,這位先生不是正規的志工,他是「很熱心的市民」…但我們總算可以擺脫他了(雖說還是費了一些時間,因為,可以感覺,他一直在等我開口跟他要名片留電話,但我可不敢再領教了)。

    會感覺,台灣許多人力,真的很浪費,像這位先生、像媽、媽的朋友(我每每看媽很無聊而只好唸誦看不懂的經文,就覺得不忍)。

    如果,台灣能像日本那樣,不用里長,就訓練這樣的人當鄉里間的志工、當「民生委員」,提供定期訓練、付予責任、頒發榮譽獎章,我相信,那力量會很大的 – 因為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對社會有幫助。

    而且,政府還可以省下好大的一筆經費,用於其它更需要的地方。

    其實,如是的安排,民主的、進步的國家都會很願意,但獨裁者如國民黨就偏愛選舉內耗、製造地方藍綠對立,寧可花掉四十多億台幣分給里長,也要里長們配合做行政不中立的助選共犯,加上黨產多,可以撒錢密密麻麻的基層綁樁,選贏了,又可繼續拿財團的政治獻金,綁樁錢就補回來了。

    學習日本人有榮譽的當「民生委員」,那麼,像這位老先生,也會比較正常一點,不至於讓人感覺他是在哀求人家聽他導覽了。

    廢除里長或許還可以根除政治樁腳的問題,對簡化政府層級、提升施政效率,更有正面幫助。

    里長工作多數都以道路、路燈、埋水管等公共設施的維護,以及發放車票、證件、開具證明等事務為主,這些工作本都屬於地方政府各局處的業務,只要有暢通的資訊反映管道,道路坑洞可由工務局派人修護,IC健保卡可由里幹事和鄰長發放,弱勢家庭則由社會局的救助體系照顧。

    放眼世界各國,沒有里長,少了行政花費與社會成本,社區照樣運作。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來自森林的禮物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國族認同的錯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