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神需要鏡子嗎?每個人都是神的鏡子。 

    但人做不好不因神也沒做好。人之所以做不好,不是上帝不完美,是人沒給自己完全的自由。人活在過去現在未來,活在世間的親疏對待,活在自己瞋怨恨害的囚牢。 

    沒有完全的自由,人性才失真扭曲。自由就是無縛,不可能「太自由」。無縛的人不會去縛人,無縛的人只會鼓勵每個人「自由」做選擇,做自己的最真。 

    人性之所以扭曲是受到制度、社會、文化、養成教育與業習的束縛。社會已習慣以權力財力的強弱與不對等,劃分位階,這樣的關係就是桎梏與牢獄。我們都活在世間的對待裡面,沒有辦法出離世間的對待關係,所以我們不自由,連思考的自由獨立都受縛。沒有辦法擺脫桎捁,就沒有辦法彰顯人性,沒有辦法在你身上看到上帝造人的樣子。上帝要看到造人的樣子,這個人必須是完全的自由。 

    佛洛姆寫了一本書:逃避自由的人。很多人都在逃避自由,沒有辦法面對自由,他害怕自由,他希望在關係裡面永遠有主從,你聽我的或是我聽你的,於是失去了主體性,人因此被動了,不會獨立思考了。 

    自由就是無對象,就是無相,無我。 

    米開朗基羅說「他在雕塑時,大衛早就存在裡面,他只是把大衛從石頭裡解放出來。」大衛關在大石頭的牢獄裡,透過他的手及工具,敲掉石頭,將大衛解放出來,就像每個人有一座重重困住的石牆,咒制困阨其間,我們都不是完全自由。我們有很多的成見、牽掛、束縛與沾黏的責任,或社會對我們的期待,我們不是活在神的眼睛裡。 

    「自由的人只活在神的眼睛裡面,用神的性情來活,其實這就是無我、無相(無對象)。」 

    自由就會選擇慈悲喜捨,選擇神的性情,選擇真理的公義和聖潔。什麼是自由,什麼是最真的自己?完全沒有任何束縛,沒有任何國族、性別與資產的傲慢,沒有任何霸凌別人的心思,就是直覷神性,做最真的自己。只做你的最嚮往,在嚮往裡面你會看到世間沒有別人,完全沒有那一種對待的東西,只有神性,那就是無對象的空、無相無願無所有的解脫門。 

    做最真的自己,不可能錯想成任性。任性還是恣意習慣在舊有的框框裡,如同五蓋塵勞,嗔恚蓋如病,欲貪蓋如債,昏沈蓋如黑牢,掉舉蓋如做不了主心隨境轉的奴。自由沒有牢獄,任性是心隨境轉的迴圈,沒有走出原地踏步的牢獄,還在自己的逞強裡面,這種城牆有五種覆蓋,把人我隔離,阻斷與神的印心,跟世間的往來是一種防衛。任性是這一種東西。  

    最真的人一定可以用認真、主動、謙虛、浪漫、由衷、單純的六大性格來辨認,而且可以一一來檢驗,認真的人會不對準天地嗎?主動的人還會捨本逐末、挨境界打嗎?謙虛的人還會逞強恣橫?浪漫的人還有過去現在未來的包袱嗎?由衷的人會有城牆牢獄嗎?單純的人不就是兩頭俱截斷、一劍倚天寒,還有什麼東西束縛?一個個的來檢驗是不是屬於自由的人?!

    認真、主動,是不是自由的人,謙虛、浪漫、由衷、單純,是不是自由的人?在祂的性情裡會看到非常正向的光與熱在散發,你感覺不到有任何的束縛,若有感覺一絲的束縛,那就不自由了喔。

    什麼是自由,自由不是那一種飛來飛去才叫做自由。在束縛裡沒束縛,那才是祂的自由,在每一個關係裡面去體會祂的自由。離開關係,稱不上祂的自由,自由要展現在關係裡面,展現在親子關係、男女關係、師生關係、主僱關係、公民權與公權力的關係,每一種都自由才是自由,才是神所造的人,自由不止在外形上像祂,也在性情上像祂。

    上帝造人,給人完全的自由,允許每個人做他的最真,做到最真一定是導向最好與最美。人為的世間,製造資源分配的不正義,製造城鄉差距與貧富懸殊,人因權力財力的強弱與不對等劃分位階,這樣的關係就是桎梏與牢獄。

    什麼時候我們才會多懂一點上帝?什麼時候我們願意穿越並拆除社會結構的迷障藩籬,以最真的心,把人當人,把每個人當上帝的最愛,嚮往這樣無偏無懼的兩足尊,有尊嚴、大無畏的做第一等人、第一等公民! 


    人籟萬千 / 站長的話

       

上一篇:一輩子做苦力的老爸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自由是宗教永恆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