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晚,弟在臉書上分享蘇打綠這首對父親唱的歌,並寫道:

    「一直沒擁有過 
    讓我到長大還是對男性長輩有距離學不會相處
    沒辦法消除的感覺
    (其實)
    想爬上你的肩膀..想眺望你的遠方
    想變成你的翅膀..
    也很想得到你的肯定

    這樣 努力就會變的很有意義…」

    點進那首歌一聽,我眼睛的水龍頭不經意就開了,淚珠不停地下,整個人進入了一種多愁善感的狀態,我感受到了弟弟的痛,但其實,那痛,又不純粹是他的,在同一個家庭成長,不論個人主觀體驗如何迥異,我們似乎都逃不過同一種生命基調的浸染。

    想要寫幾句鼓勵的話,回應他,但是,發現自己聽起來很像說教,因為,我是從「你應該…」的角度思考,後來,改成從「我們」的角度思考,於是,邊掉眼淚,邊寫了一段話回應他:「現在回觀,當大人們是兒童時,也都跟我們一樣,有不曾得到的鼓勵,不被滿足的渴望,甚至是無法挽回的傷害...他們即使長大了,也是無助的...是大人的身體,戴上老成持重的表情,裏頭卻住著孩子般脆弱不曾受到肯定的心。也許我們可以不用再將這樣的無能為力,繼續重複下去...願我們找到愛的活水源頭,永不枯竭。」他立刻回應:「好!我會加油!」

    記得師說過,「真正的自由是找到真正的自己,守護彼此做自己的最真」。每一個別人或遭遇,都是鏡子,幫助我照見自己,因為別人因為遭遇,我才看見了自己。與人往來,為的是彼此照見與成全。照見自己的最真,成全彼此的最美與最好。對家庭叛逆疏離,不代表真正的自由,其實,只是另一種形式的重複,因「受制於你的過去」而輪迴。過去是境,境是走過的路,因走過而不迷路;每個別人或遭遇都是鏡,鏡是用來照見,不是用來滯礙,有了鏡子,我更看清楚自己。

    昨晚,覺得自己沒有把弟弟看成是弟弟,而是一個和我分享了某些相似經歷的有緣眾生。我是弟弟的鏡子,弟弟是我的鏡子,用一顆無偏無懼的心、跟他交流,有種心開的感覺。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上一篇:民生經濟壞到這個地步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在深情凝眸中照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