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首次舉辦海洋想,趁大家還在報到時,先上船熟悉場地,並跟船長溝通行程,我們發現引擎聲非常大,於是,決定,要用定點停船、關引擎的方式,來進行我們所設計的活動內容。開船時,就讓大家自由地聊天、欣賞夜景。

    在台北長大的我,第一次,立足於淡水河中央。這一夜,風不大,乾淨的天空裡,高掛著明月。

    一過台北橋,就第一次停船,一寂講述大稻埕曾有的風光,以及台灣人藉著海洋與世界接軌的雄心,故事很讚,但停留時間似乎有點過長,才剛上路,乘客們的心,都還雀躍著,我們感覺到了,一湛去跟她悄悄話提醒,一寂很鎮定地收尾,然後請船長開船上路。

    之後,我們趕緊開會討論,原本預定的內容會讓停船時間過長,必須切割成更小的單位進行,於是,我們就一路上去感覺眾人身心的韻律,再決定端上什麼菜色,這艘船,彷彿變成一整個身體。

    幾次閉上眼睛,做水想,風想,天空想,時間雖然都短短的,但身在水中央,被大自然包圍的美,是全方位的感官體驗,如月亮映入湖心,絲毫不費力。

    最挑戰的一段是吉米把手機忘在中途暫停的關渡碼頭,我們一邊讓活動繼續,一邊打手機通知船長回頭,盡量不要讓大家有浪費時間折返的感覺,但因為引擎聲很大,我教唱起來很費力,效果不太好。

    最後一站,停在八里和淡水之間,這是今夜最浪漫也最莊嚴的時刻,我們閉上雙眼,感覺這無可比擬的當下,寬廣的淡水河,像搖籃一樣、搖著我們不失天真的身軀,搖啊搖,抖落所有的焦慮不安。讓河水帶著我們通往海洋、通往世界吧,我們的心,可以如天空般寬廣。

    宥娟唸出她寫的台語詩,一字一句,如色澤飽滿的寶石,為每個人內心深處的赤子情懷,加冕。

    我帶大家唱賽德克巴萊的歌:「Laqi mu Seediq(孩子們)taan ka idas da!(看見彩虹!)」,願我們驕傲的活著,做真正的人,有尊嚴的人。

    曲畢,一寂帶我們合十,把心中的愛與願分享給朋友家人,以及身邊有緣的陌生人。

    最後一小段回家的航行,每一個人抽一張報到時寫下的小卡片,上頭有給台灣的祝福,主持人一湛特別提到84歲媽媽的願望:「希望台灣獨立,大家都能安居樂業,如果被中國統一,那活著就沒有意義。」後來她跟我們解釋,「媽媽說他們那一代經過二二八,好不容易台灣有一點民主,如果再被中國統一,她真的不想活了。」

    台灣就是我們的身體,自始至終慷慨地給予,這一夜,我們只是淺嚐了她萬分之一的富饒與美麗。對生活在島上的我們來說,捍衛她,是再自然不過的心願。

    回程路上,跟一湛以及其他兩位鄰居同行。

    嘉盛說我們所做的,有很清楚的核心價值,但是,他接觸到很多傳統(尤其是漢傳)佛教徒,都一味聽從上師,而很多這些團體都已經被統戰了。他問我們,會不會覺得做得很辛苦,他們那些信眾一次都是一大堆,而我們接觸到的群眾,人數沒有那麼多。

    我說:「一點都不辛苦,因為,在學法和傳法的過程中,最受用的就是自己,不是嗎?」我好像說中了他心底的話,他臉上綻放出微笑。他說,有時候遇到那些想法很固執的佛教徒,都不知如何對話,我說,如果真的很難對話,也無須勉強,但還是要看到,每個人身上都有佛陀的種子。

    想到師的開示:「人溺己溺、人饑己饑,是很平常的,常人只是壓抑著、迴避著。」當那顆慈悲喜捨的心被開發了,不再壓抑、迴避了,佛陀的種子,就發芽了,哪一天會發生,都不一定。

    最後,他說自己最相映的是原始佛教的經典,他多年來都保持聞思的習慣,然而,在公共議題方面,他有時候會不知道怎麼看,也不知道如何跟人對話。

    跟他分享,親教師曾說過,如果佛法不能導向世間人權與社會公益,那注定會沒落,然而,普世價值若不是從法的生命態度開展出來,就經不起考驗,無法歷久彌新。

    所以,我們的修行強調「法」、「梵行」、「義」三饒益並重,「法饒益」是熟練四諦八正道;「梵行饒益」,就是鍛鍊身語意清淨;「義饒益」,則是守護基本人權與社會公益。

    對社會上發生的各種現象,我們會思辨、並找機會跟人討論,在對話中鍛鍊身語意的清淨迴向,並檢驗我們對法的了解是否融貫,不管交流成功或失敗,我們都會寫日記、共修,交換心得。為的是,透過不斷的修正,把信息更「有質有量」的傳給世間,令眾生獲益。

    覺得自己好幸運,有這樣一個可以不斷互相增上、刺激成長的團體,我們相聚在一起,是為了印證:最單純的路、最美好關係,在這個世界上確實存在,而我們的心有多大多亮,這個世界,就有多大多亮!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媽媽一臉無辜說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童心同心:學習當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