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Café Philo 哲學星期五,邀請《被遺忘的 1979 年 - 台灣油症三十年》作者-陳昭如小姐與「油症受害者協會」秘書長陳文彬先生,說明米糠油事件與油症患者的處境,一起檢視這樣的食品公害經過三十幾年,是否有改善(事實是更嚴重了)? 在 1979 年的中台灣,一場突如其來的事件震撼了原本極為純樸的小鎮。彰化一家米糠油工廠因製程不當,造成多氯聯苯(PCBs)混入食用油中,使得兩千多名消費者中毒,這些消費者主要集中在台中神岡鄉、大雅鄉,彰化鹿港鎮、福興鄉,苗栗新竹的一些寺廟,還有台中惠明盲校師生。 當時這些中毒者皮膚、指甲、眼眶都變黑,身體長出「氯痤瘡」的痘子,中毒懷孕的婦女甚至生出「黑嬰兒」,連帶影響下一代的健康狀況。當人們的臉上紛紛冒出許多不知名的小膿包時,(這些不幸的弱勢被指責個人衛生不佳),最後才知道是中毒,大夥才驚覺,原來在平日所食用的物品中,居然潛藏著駭人毒素。 這起事件的起因,源於一家製油工廠的管路破損,使得原本只能用在工業上,做為冷卻劑、潤滑劑的「多氯聯苯(PCBs)」,竟然滲入到食用的米糠油糟裡,導致數千名不知情的人們罹患罕見疾病。「多氯聯苯」是一種類似「戴奧辛」的荷爾蒙干擾物質(環境荷爾蒙),它不但無法經由人體的循環機制排除,其毒素更會顯現在下一代身上,是當今醫學仍舊束手無策的特殊病症。 多氯聯苯的化學性質穩定,又具抗熱、防火性,隨著工業的發展,它廣泛的,給運用到工業中的冷卻劑(冷煤);做為變壓器及其他電器設施絕緣體;做為潤滑劑,如:機油、液壓劑、防水劑、密封劑等等。生產多氯聯苯的美國「史旺」(Swann),原本只提供給「奇異」(GE)、「西屋」(Westing House)等電器、電纜公司,絕不是用在食品業(米糠油)的加熱脫臭過程。台大環醫系郭育良教授在《油症─與毒共存》紀錄片中指出:「米糠油中的多氯聯苯經過反覆加熱很多都變成多氯夫喃(PCDFs),而多氯夫喃的化學結構很類似(多氯)戴奧辛,就是所謂的世紀之毒,所以很多毒性來自多氯夫喃(PCDFs)。」多氯聯苯的劇毒,一旦流入環境中,就不易分解,對人體的肝臟、神經、免疫、內分泌、生殖系統,都造成重大傷害。 不過這些「問題」,要到1968年日本一小鎮,日本北九州愛知縣一帶在生產米糠油過程中,由於生產失誤,米糠油中混人了多氯聯苯,致使1400多人食用後中毒,4個月後,中毒者猛增到5000餘人,並有16人死亡。與此同時,用生產米糠油的副產品黑油做家禽飼料,又使數十萬隻雞死亡。眾多鄉民因食用含多氯聯苯的油,身體發生病變,造成舉世矚目才讓事件「透明化」。1979年,11年後的台灣,完全無知於日本混入了多氯聯苯的米糠油事件,讓悲劇再度重演。 三十多年過去了,當時不幸罹患「油症」的人們,至今仍飽受病魔摧殘;更因政府的漠視,油症患者在這些年來生活備受歧視,無論在生理或心靈上,都飽受折磨。這段被遺忘的傷痛,一直到了 2008 年由蔡崇隆導演所拍攝的「油症-與毒共存」紀錄片獲得重視後,才重新得到世人的關注,並在隔年成立「台灣油症受害者支持協會」,期望透過立法遊說,為這些無辜受害者找尋補償公道。 在 2012 年的今天,工業滲入食品的情況更嚴重,層出不窮的黑心食品、塑化劑、美牛萊克多巴胺等食品風波,政府從來沒有真正反省,受害者也沒有得到道歉補償,政府沒有記取教訓,食品衛生當然得不到保障,受害的人只會越來越多。 誰能想像在日常生活裡,有這麼多公共健康的危機存在!政府明知有害卻公然造假說謊,毒害民眾更令人無法接受,了解這些訊息,感同身受了,自然會站出來反抗,如同陳文彬先生所說,今天的冷漠會成為明天的受害者! 陳昭如小姐也說,當你看到這群受害者時,你不可能不說話,我們的生命都緊密相連,受害者得到醫療和社會福利照顧是最基本的(因為政府管理不當),而最重要的是還給當事人清白和尊嚴(長期被汙名化)、記取教訓不再重犯。 聽起來是否很熟悉,受害者要的只是還原真相、道歉、記取教訓,但我們的政府卻還是一貫的採取迴避遮掩、不道歉、不反省、頂多懲處低階官員(棄卒保帥),難怪心態永遠改不過來,多年來繼續以犯錯來回應。 只有普遍的公民覺醒、長期全面的監督、團結更多公民團體,給政府壓力,才能讓政府知道他們是公僕,要負責完成人民指定的工作啊! 當權者沒有人權觀念,不顧轉型正義,不尊重憲政體制,還用過時的官僚心態,想要專斷濫權、愚弄人民,這是最大的病症,台灣一切社會病源,都導因於此,醒過來吧!不要再讓自己這個主人的權利睡覺了!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低落的旅遊品質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來自森林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