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經過咖啡間,聽到正在整理的同事抱怨著一位歐洲同事:每次開糖罐、奶精罐,都急躁得把罐子翻倒,浪費一堆糖奶精。我問:「那你怎麼跟他說?」同事說沒說啊,因為對方也很不好意思。

    清潔媽媽路過,也加入了對話:新來的印度同事週末來辦公室工作,為了找咖啡、點心,把咖啡間的櫃子、冰箱每個都打開、卻都沒關回去,好像不太會收拾東西,取用咖啡包、糖、奶精,桌面一定灑了一堆,連冰箱門也一直開到今天早晨她來看到才關上,裏面的食物很多都必須丟掉了。

    此時,我忽然覺得不忍,聯想到昨晚在小組的一個分享:十多年前,我(應該是因為從小累積的壓力)得了狂食症,不餓,也其實消化不了,但就是停不下,無法不吃東西,現在想起來很像幼時的吸奶嘴,心裏就是需要一個慰籍。那些年,懊惱得不得了,共修會常在報告「飲食欲貪」---而這四個字根本是很美化的說法,實際上那種齷齪停不下的慌亂感,真有如活在地獄。

    沒想到有一天阿興竟然很不客氣的責備我:「都那麼久了,到現在還在飲食欲貪!」我更難過、更自責了,每次想到,眼淚都幾乎掉下來。當時太無法接受自己了,這個觸境也沒能寫在日記上,因為實在太苦太苦了。

    因而,好多年的時間,我跟阿興都很有距離,我對他最受吸引的打坐觀呼吸不很敏感、他對我比較有感覺的慈悲喜捨不很敏感,我們兩個彷彿是不同星球的人,我常覺得他看不慣我。這情形真的是直到阿興開始對慈悲喜捨有感覺了,才漸漸好轉。

    想到自己前陣子對這位新來的印度同事的習慣,內心也常有對話,此時忽然明白:他真的也不願意那樣啊,就像那幾年狂食症的我,也是控制不了自己,不然,誰願意如此?

    於是,對這位印度同事不再抱怨了,不再用之前的角度看她,因為感同身受,由衷理解他的困難了。

    「狂食症」怎麼消失的呢?大約七、八年前有回在線上請法,有人竟問:「有飲食欲貪怎麼辦?」我一聽眼睛都亮了,竟然有人提出了我最不敢被人知道、最引以為恥的問題!

    師說:飲食欲貪是因為「不會放鬆,放鬆就不會了」。

    這麼簡單啊?!

    可能是因緣成熟了,師這時說的放鬆,我竟然聽懂了、有感覺了、相信了,願意不再自責了,也不再自責自己的自責了,就真的能放鬆,狂食症也很快就不見了。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體制外」救了他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感覺浪頭的湧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