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圖書館翻閱《商周》雜誌時,想到日前讀到的土溝村有關報導「土溝:這不是辦桌,什麼才是辦桌?才知從十年前開始,有幾位南藝大的研究生因為要寫論文,來到土溝村。

    後來憑著一股傻勁和熱誠,從文建會申請了一點經費之後,就開始替土溝村做社區改造。憑著他們的藝術專業,為村入口做出了一個「客廳」,在田邊做了一個名為「坐十分鐘的陶淵明」的喝茶桌椅。

    他們說服了27戶人家提供牆面畫壁畫,又為一些阿公阿嬤的門前做各式裝置藝術,最後他們甚至乾脆入籍在當地,開起設計公司。經他們和在地居民的一起改造,土溝儼然成唯一個藝術村。

    台灣最近常出現亮眼的生命力,譬如「拔一條河」「睏熊爸樂團」「刺蝟男孩」和近年的土溝村,都是來自最鄉土或最不起眼的民間。

    延伸閱讀: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土溝農村美術館/383210468356916

    走進田中央觀稻逛藝術

    青年學子參與社區營造之研究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野生動物窺伺狂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楊繼繩:中國是權力市場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