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讀「作為上師的妻子(Dragon Thunder: My Life with Chogyam Trungpa)」,作者黛安娜寫到和仁波切在一起美好的感覺:「殊勝的地方,完全跟肉體無關,而是溫柔與慈悲的氛圍遍佈一切,幾乎可以說是被他廣闊無際的心給震懾了。我只能說這個經驗是甚深智慧與甜蜜慈心的結合。」 

    她描述和上師在一起「乃是天經地義之事,以前不管做什麼都沒有這種自在感。」她從小到大總覺得自己跟英國文化格格不入,直到遇到了仁波切,她彷彿被拯救了,解脫了,竟然有一個人可以跟她契合,一起暢遊內心世界。「我發現了這個無邊無際的樂園,空間寬廣無比,我覺得有做自己的自由。

    或許,他們真的有很深很深的緣分,然而,對我來說,不管上師的愛再怎麼無邊無際,只要我的心不是充滿慈悲喜捨,我就根本無法與這樣純淨而寬廣的愛映契。只要我還沒有換上屬靈的底片,我就洗不出至純至性至真至美的畫面。 

    每天潔淨自己的身口意,才能領受到此等聖潔的愛,這是唯一的入口。 

    今天,打坐的時候,懊悔、恐懼的想蘊,還是會一直冒出來,在胃部翻攪,我以前喜歡把藏匿在胃部的小鬼叫做「完美主義者」,但我覺得,應該要改名字了,「完美」是誤導自己的美麗修辭。如果真心追求完美,我會在每一個當下尋伺,不間斷地尋伺,而不是緊抓住過去的尾巴不放。這個胃部的小鬼,應該叫做「世間思維的奴隸」 

    我再也不想要不由自主了,真正的我,什麼都不要,只要做慈悲喜捨的化身,只願把真正的信、望、愛,留給世間!願,深深地願,在每一個當下,六神有主,對準自己的真心,對準世間的真心。讓師的深情深愛,永駐,遍處。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備受威脅的人權與民主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野生動物窺伺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