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醫師友人常談到他實在不明白把藥物從藥罐子取出來,拿給病患的動作就得一個月花他八萬元。言談之間,醫師友人對於藥師的專業能力相當不認同,醫藥分業對醫師來說,只是多一個來分杯羹的超高薪從業人員。去年他聘請的藥師只有五專畢業,而他讀完七年醫學院還得接受四至五年的住院醫師訓練,辛苦賺的錢卻必須用來支付藥師的高額薪資。醫師普遍的說法都是藥師懂得又沒比我多,憑什麼可以監督醫師的處方?

    在台灣,藥師要扮演監督制衡醫師的角色,有其結構上的困難。因為一般藥師通常都是受聘於醫師開設的藥局,而非獨立執業。而要員工監督老闆幾乎是不可能,最後藥師成了醫師的橡皮圖章,替醫師護航,在此共犯結構下,醫師則是回報高薪當做封口費,這也部分解釋了為何這類診所附屬藥局的藥師薪資比一般藥師來得高,及藥師的流動率偏高的問題。 

    在歐美人權先進國家,醫藥分業就像司法上的審檢分隸的制度,早已行之有年,審檢分隸可強化法官中立,避免檢察官檢察一体的強勢,讓司法人權多一層的把關與保障,盡可能讓司法冤案降到最少,避免檢察官濫偵濫訴。同樣的道理,醫藥分業的制度也是為了保障醫療人權,讓病患用藥的風險降到最低,另一方面也可監督醫師浮濫用藥的問題,站在維護病人權益的立場,落實醫藥分業有其必要!

    醫藥分業已經實施16年了,這幾年的感想是,藥師的水準不一,比醫師對藥物還專業、可供質詢的藥師,說真的不多。年輕的還可以,年紀稍大些,對於很多新藥,通常不夠瞭解。其實,這個制度大體而言是好的,如果藥師專業些,醫師的用藥也會更嚴謹,多一個人把關,對於藥品重複使用或藥品間的交互作用可以更注意。

    美國藥學系學生修業年限為6年,其中包含實習時數1500小時,藥師訓練充足;反觀台灣學生除了台大部分學生念6年、中國醫5年之外,目前其他學校都是念4年。其中實習時數僅640小時,臨床經驗嚴重不足,藥師不只會辨認藥物,還要與病人互動,了解藥物對疾病的影響、相關的副作用等,所以,延長修業年限有其必要,讓藥師有更多實習的機會。

    願透過修業年限的延長,減少藥師的學用落差,讓他們畢業後有尊嚴的走得出去,不但可以獨立作業,還可以真正専業的守護民眾的用藥安全,提供社區藥局的諮詢,真切地落實醫藥分業,讓台灣的醫療人權更有保障。


    普世價值 / 勞動人權

       
  • 根本不把藥師專業放在眼裡的醫生還不少!兩年多前我和先生去探望他從死門關撿回一條命的國中同學,他是台大醫院很有名的腦神經外科醫師,那時我請教了一下他。沒想到他說:「基本上,醫生開的藥有99%是正確的!」言下之意很明顯!

    前幾天在女兒的書架上看到一本書叫白袍藥師的黑心履歷。這是一個「北部某大學藥學系畢業、當過二年地區醫院、四年醫學中心、幾個月診所和二年連鎖藥局的藥師」的心聲。作者說,「最後領悟到藥師生涯本是夢,黑心賺錢不可長久」,所以回到他父親開的小藥局工作。

    作者以自身的經驗,用生動詼諧的語氣描寫在血汗醫院被醫師和病人「虧」的經過、在黑心診所看到的以「利潤」為導向的醫藥黑幕、及在連鎖藥局一般人「買藥像買菜一樣」的荒謬!

    現在大概知道為什麼女兒把她辛苦唸來的臺大藥劑系與藥師執照、三年台大工作經驗和公務人員資格棄如敝屣了!(10-15-2013玲真)

上一篇:人們只想討口飯吃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備受威脅的人權與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