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心情有點悶悶的,這個身心狀態,是熟悉的,叫做「懊悔」。

    感覺沒有辦法回到當下,滯留在過去的某個畫面,某個情節、某句話,像打不死的小兵,一直冒出來,搶攻每個呼與吸之間的空隙,他們挖了壕溝、架起蛇籠,把我層層阻隔在外,只能遠遠望著生命的美好,然而,我只能眺望,卻感受不到,彷彿一切美好都是別人的,只存在於另外的時空。

    試著回來身體的感覺,然而,引力似乎不夠大。試著放寬視野,看五、六千年的歷史長河,我,變得空了一些,我是因緣聚散的載體。

    然後,底層湧動的恐懼浮現了出來:我感覺到好羞愧!因為,自己的表現辜負了師的教導。因為,我就只有這麼一次機會,跟一群年輕人分享生命如此重要的課題,但我卻沒有把握好,甚至可能誤導了他們!

    只能不斷去揣摩師的心眼和心量,感覺師在每一個時刻的聚焦和放下,於是,我也可以開始聚焦和放下。師隨念的可貴,在打破無明習氣的輪迴,靠我自己,是不可能的,因為我自己有太多的「不由自己」。

    不堪回首的過去,只有一個重生的可能,那就是:成為養分,被土壤吸收,讓蘊含慈悲與智慧的種子發芽,甚至開出微笑的花。

    從這次的經驗發現,平常主體性不夠穩,對主題也不夠清楚,才會注意力失焦、臨場中心線不穩,見風轉舵,因為,我真的還沒有搞清楚性慾屬身、屬心、屬靈的從屬關係。

    如何改進?

    穩紮中心線,平日基本功要加強,要常常禱告,與師連線,把莊嚴虔誠放在心上,信仰的力道才會出來(不要忘記宗教師的高度);搞清楚慾望的內涵,需要更認真聞思,有不懂、不清楚的,就要謙虛求法。

    在我們的社會中,性慾,為什麼沒有西方文明中「維納斯的誕生」那種美感的歌詠?

    因為一般所認定的「性慾」,大半著重在身心「鬱悶」,一種身體上打結、滯悶、不流動的感受,一味想要透過與他人身體接觸找到連結世間的介面。很多人誤以為,這種鬱悶,有賴親密關係排解,或者需要適度壓抑。

    其實,身體健康,能量流動了,「鬱悶」就消失了,「性慾」就化解了。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真正的性慾,是想要跟世間(另一個人是世間的縮影)連結的慾望。這種慾望,有屬身、屬心、屬靈的三種層次。

    屬身,就是生物本能,受賀爾蒙驅使,想要透過對象與世間連結,在連結中照見對身體的接受度與自由度。身體是聖殿廟堂,是作業平台,學習尊敬身體如尊敬世間,身苦心不苦,自然不受身體驅策,身體不再是礙,不再是大患。

    屬心,想要找到另一個人互相照見扶持鼓勵。在他眼中,你看到自己可以更好;在互動裡,看到彼此可以成長,幫助彼此做自己的最真。

    屬靈,就是對準天地。每個人都嚮往靈魂的的完全開展,生命的連結只為圓滿彼此的至純至性至真至善至美。

    在身心安靜、放鬆流動的狀態下,不論性慾的動力來自身或心,都自然會還原到屬靈的層次,只要我們隨時隨地,將所說所做所想對準屬靈的慾望,屬心和屬身的需求,會自然到位。

    然而,因為對慾望的誤解,我們或刻意壓抑屬身和屬心的慾望,或者,把屬身和屬心的需求當作前導。壓抑的後果,是總把身體當成障礙、把愛情當成黏著依賴,造成生命力和情感缺乏流動。或者,一旦頭尾錯置,以身體或愛情為前導,生命就會失去主體性,生活就會像無人駕駛的馬車,生命力和情感都散盡了,我們仍在原處打轉,找不到方向。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從坐到第一排開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公民1985:來真的,還是偽旗設局?(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