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參加「1985行動聯盟」主辦的「十月十日,天下為公」,我的心情,冷靜大於一切。

    今日活動主軸是升公民旗與邀請林峰正、黃國昌、賴中強、鄭秀玲等學者專家談司法結構問題,談高門檻的公投法與罷免法,談服貿對台灣生計的影響,馮光遠介紹「憲法133」現階段推動的「罷免吳育昇」,最後是廖本全老師以他的生命力,呼喚「只有人民站出來,體制才能保護人民。但現在當權者掌握體制,人民變成奴隸,只有站出來才能改變……昨日的大埔就是今日的你我,我們要要回人性和公理,要讓國家屬於人民!」

    近中午,聯盟宣佈「讓我們重回當年的野百合,在自由廣場留下了最具歷史意義的畫面」,把民眾帶到中正紀念堂主建築正面兩旁階梯,並放置「天下為公」、「公民護憲,還權於民」及「黑箱服貿,重啟談判」三面布條,然後在「公民加油」的吶喊聲中結束今日活動。

    事後,聯盟成員在BBS的「十月十日現場報告」中留言「在當人民無法真正當國家的主人的這天,我們在自由廣場留下了白色洪流的歷史畫面,留給後世評斷。在最黑暗的時代,我們願意站出來改變這個國家!」 

    活動前,聯盟就聲明「在街頭幫大家上一堂真正的街頭憲法課、公民課」,「我們用最和平理性的方式,讓所有對現況不滿的朋友們可以安心走出來」,「我們出來,就是要展現人民的決心,人沒那麼多,我們還是要留下會影響具有影響力的歷史畫面,就像打籃球一樣,球就算沒投進,我們姿勢都要最帥!」

    聯盟很清楚把此次活動定位為街頭公民教育,針對的是「從沒有上過街頭的朋友」,試圖「從行動中進行思辯」,「要為台灣社會留下美麗的記憶與正面的力量」,「我們將透過勇敢、和平、溫柔、堅定的手段,讓這個政府學到教訓」。

    如果,「勇敢、和平、溫柔、堅定」是此次活動的基調,「街頭憲法課公民課」是主軸,最後目標是「為台灣社會留下美麗的歷史畫面」,以此三者來看,聯盟是成功的,如果我們不在意接下來馬政府有沒有「重啟服貿談判」,有沒有「維護憲法精神保障基本人權」,如果我們不追究馬政府到底有沒有學到教訓重視民意的話

    這是一場街頭憲法公民課,把上課地點從教室移到立院前,甚至從立院移師到自由廣場前,主辦單位還請大家「垃圾請自行帶走,也請順便檢查場地,幫忙收拾其他人遺留下來的垃圾」,全程「和平理性」,不見絲毫火藥暴力。老實說,這次活動乾淨漂亮圓滿極了。

    不可否認的,此次活動本質是集會遊行,聯盟宣稱「要讓所有對現況不滿的朋友們可以安心走出來」,聯盟佈置出一個極度安全的環境,制定出行為規範,不可過度激情,盡量避免擦槍走火,當然更不能讓警察有舉牌告示的機會,所有安排設計,都以不驚嚇參與民眾為主。

    會場舞台上佈置著「孫文已哭」的畫像,主持的柳醫師清楚挑明,「我知道現場有很多不同的認同,但是,今天能夠聚集在一起是因為我們共有的公民意識」,既是現代公民卻又無法放心的表達出真正的想法,對我而言,這是種很吊詭的現象,「會讓現代公民感覺恐懼不安的是什麼?什麼是真正的暴力?什麼又是真正的理性?」

    現代社會,國家機器無所不在,真正讓人恐懼不安的是公權力出賣國家主權、侵犯基本人權,凌虐國民精神,扭曲人性,離間社會互信,這是真正的暴力也是最大的暴力,唯有看穿看透國家機器借教育媒體宰制思考,才能跳脫似是而非的假相暴力。

    聯盟如果不能主動超越體制設限,不能清楚揭示台灣社會問題根源,所謂的「公民覺醒運動」,不過只是追隨當權者所宣揚的街頭運動典範,自我設限,以盲導盲,不可能呈現出真正的理性,做自己的最真,成全每個人的最真。所謂的「站出來改變這個國家」,不過只是留下個無關痛癢的漂亮畫面,不過只是當權者紓解民怨的工具,終究不離黨國體制魔掌,國家仍是政客財團的。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她誓言永遠不會保持沉默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鬼魅的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