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天,俄羅斯法庭判決1位反對派人士必須到精神病院接受強制治療,該法庭作出此判決的依據,是寇森柯曾於2003年被診斷出罹患「呆滯性精神分裂症」(sluggish schizophrenia)

    寇森柯當年被判定罹患此症,是在服兵役時受到創傷所致。然而,蘇聯時代將異議人士送進精神治療院所,只因他們敢講真話,就把他們當作精神疾患者。這項不為世界衛生組織所承認的病症,是蘇聯時代用來關押異議人士常見的藉口。

    <你敢有聽著咱的歌>填詞者吳易澄醫師,本身也是精神科醫師,當談到這首歌引起的巨大回響,他說,有些意外,也有些意料之中,因為,此刻的台灣社會,充滿著太多無助又想抵抗的弱勢者。然而,他寫道:「在這些社會事件裡(大埔徵地、服貿爭議、核四或是洪仲丘案),我們不只看到了人民無力對抗財團與政府的現實,也看到了這些過程中,弱勢者在被剝奪一切之後,一個一個倒下,無論輕生的、崩潰送醫的,這些『艱苦人』面對威權的反應,總是被納入了精神疾病的解釋系統中,這使我感到不安。」

    透過精神疾病系統個案化的解釋,加害者就消失了,「艱苦人」成了讓自己掉入生命絕境的元凶。這讓我想到洪仲丘體重98公斤,BMI值高達33,還要烈日下橫遭凌虐,比照歷年服兵役數以萬計「被自殺」的傳聞,無非就是凌虐凌虐再凌虐,直到你精神受不了自殺,沒法撐到「被自殺」的就變他殺了。

    昨晚,中豪說,年初已經有一位積極參與王家抗爭的台北大學社工系學生廖金鳳上吊自殺;上週,另外一位參與華光、大埔抗爭的輔仁大學社工研究生,割腕尋短,被救回來了。聽到的時候,好心痛,在他們的清亮的眼眸中,已經看不到這個社會公平正義的希望,於是,選擇讓胸膛內滾燙的心,停止跳動!

    也是昨天,看到新聞報導,「遠見‧天下」創辦人高希均,在國立高雄應用大學舉辦的「競爭力大挑戰」論壇中說:「政府沒欠你,是你欠你自己。」

    高希均說,50年前,台灣國民所得不到一百美元,但那時畢業生都找得到工作,李遠哲等人更發憤爭取獎學金留學。

    他怎麼沒說,50年前,台灣與南韓都是國民所得不到一百美元,但今天南韓已超前台灣一大截。

    他怎麼沒說,50年前,大一新生入學,資料要填兩份,一份是學校的,另外一份就是入(國民)黨資料,如果拒填,教官會記下『此人思想偏激...』,講實話、討論時事,可以不經審判就被關上七、八年,不過,只要肯入黨,當然就不乏獎學金和出國留學的機會。

    他說:前一個世代的年輕人完全靠自己找前途,「什麼時候開始,政府欠你一個工作?」年輕人畢業後應抬頭挺胸找工作,可惜很多人仍要父母照顧,台灣不可能靠這種年輕人來提升競爭力。

    他怎麼不說:前一個世代的年輕人,的確不能靠父母,而要靠吃國民黨的奶水才能長大,黨寄生於國,像腫瘤,像吸血鬼。當然,如果父母剛好是黨國要員,就可以像馬英九一樣平步青雲,還會為你辦甲種特考黑官漂白,沒有美國律師執照,也可以騙人他有。

    看看今日的台灣,當台北「房價租金比」高達64倍,遠超東京、紐約等國際城市,一般上班族打拼40年才能買房,領22K的年輕人如果想要買房,不靠北靠母,可能嗎?百業蕭條、炒地產獨尊,又是誰造成的?

    政府以變更土地使用手段獎勵炒地、炒房,農村再生條例、都市更新條例、容積獎勵等法令推波助瀾,為房地產鼓風吹火,價格馬上翻了好幾翻。屋主們收房租是次要的,等著房屋增值才是目的所在。房地產交易稅率低,交易價格不透明;房地產又可避稅(如遺產稅)。中央政府拍賣稀有的國有地來籌措財源,地方政府以開發為名、炒房為實,惡質地進行土地徵收,嚴重危害地主權益,又讓建商以小博大進行都更,只要有幾坪地,把佔相對高比例的公有地都吃下,建案只要留些設開放空間/停車位/短期公園/公共藝術,都可以得到容積獎勵。

    房地產的價格高,獲利多,是哪門子的競爭力?炒作房地產不會削弱台灣的產業競爭力嗎?

    高希均說:「台灣不具競爭力是因為不夠開放。」

    當資金大幅流向房地產的時候,其他產業必連動受到傷害。向中國資金開放,讓中國資金買下臺灣大半房地產,台灣就會有競爭力?

    他怎麼不說:台灣不具競爭力是因為戒嚴洗腦教育下,篩檢出不敢思考、不關心政治的一代,而這些佔用了社會資源最多的一代,卻留給了我們一個負債累累、處處膿瘡的不健全國家體質。而那些有綠卡楓卡外國人頭帳戶的劉政鴻馬英九們,根本從來就無心耕耘台灣,如今編不出公共預算,還一心只想著壓榨勞工血汗和糟蹋賤賣台灣。

    高希均指增加競爭力最好的辦法就是引進陸生,可惜台灣對陸生的限制已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反觀新加坡提供外籍生獎學金並要求留下工作三年,「腦筋一轉,情況就不一樣。」

    高希均卻迴避不談陸生的家長沒有繳稅的事實,而富強如美國,非居民的學費可能是居民的30倍呢!

    原來,高希均也是屬於洗腦教育下的不思考一族,腦筋轉來轉去只會把台灣鎖入中國、送給中國。

    奴才高希均說:「政府何時欠你一個工作?」網民說:「我們何時又欠一個政府?」


    延伸閱讀:

    判異議者進精神病院前蘇聯伎倆再現

    〈你敢有聽著咱的歌〉的填詞創作歷程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雙腳講的話震撼了我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社運能量需要淨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