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季菁說:「如果不是華人社會那麼重視學歷,可以像歐美的年輕人在大學之前有充分的時間去遊歷、去體驗,那就不會浪費資源白白的唸了四年毫無興趣的大學。」

    讓我聯想到,上上週末,跟美國大學同學Roger見面時,他很感慨地說:「妳充分地把握了大學四年,盡情探索、體驗,而我一心一意只想進醫學院,除了為此而苦讀,什麼都沒做。」

    後來,他如願當進了醫學院,也已經執業多年,這個決定沒有好或不好,但有趣的是,他雖然是美國人,但因為父母都是台灣人,所以,連他也逃不過這種升學導向的壓力和心態呢。

    不過,畢竟他是美國人,那天,他最一針見血的話就是:「What do you think about Chinese Taipei? 中國的台北?」我跟他解釋說,台灣人都自欺欺人地翻譯成「中華台北」,所以,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完全無法從世界的角度來看這個詞彙的意思。他驚歎:「原來如此!」

    長輩給的是自私的愛,這位來自奧地利人的文章真犀利,沒有了在地人備受束縛的文化框框,看事情,比較簡單,不過,他的解讀仍屬於文化層面,忽略了台灣經過40年的白色恐怖,以及目前台灣仍是文官不中立、軍警特與教育也不中立的黨國體制。

    他觀察到,台灣是一個重視「和諧」、以大家長意見為依歸的社會,然而,這樣的「和諧」只不過是被傳統家庭價值觀(其實就是儒家思想)所美化過的變相威權。

    「學生們坐在教室裡學習的原因都是因為父母親的要求;因為父母親不想要自己的孩子被別人傷害,而使得孩子們與他人的交往被侷限;因為父母親總是希望孩子們可以多花時間在家裡,而使得孩子錯過許多美好事物;因為永遠處於家裡、學校及補習班的三角循環內,他們對世界的了解都只有來自這三處,而喪失了親身體驗世界的機會。」

    台灣家庭所提倡的,基本上就是要滿足父母的期待、價值觀以家庭生活為中心,一種互相依賴和控制的生態。

    「年輕人的想法,在某些具爭議性的議題上,很多學生要不是沒有自己的意見,就是講出「標準答案」,而這些標準答案通常是老一輩的人傳下來的。每當我和我的學生要討論一些社會上火熱的話題,比如說死刑廢除、同志婚姻、家庭價值或是勞工狀況,我早就知道學生會給出什麼答案,他們內心裡根本沒有思考過這些問題,很多年輕人不知道他們自己有多麼的無聊。」

    「家庭價值還有社會和諧性是台灣兩個很重要的文化思想,讓年輕人的想法和長輩們一樣,他們才18歲,但做起事來好像已經80歲了,好像體內某些賀爾蒙已經停止運作,他們是依照文化的角度去思考而不是自己去思考。這就是在文化比較悠久的地方會發生的情況,深厚的文化阻塞年輕人的思想,自由根本派不上用場。」

    但歐洲的文化一樣悠久,為了準備哲學會考,法國高中生必須閱讀古希臘羅馬到中世紀哲學家的作品,這一點也不會阻塞他們的思想啊!

    關鍵不在於文化悠不悠久,而在於,整個社會有沒有經過啟蒙,自由、平等、人權的理想,是否深植人心。

    台灣人那麼依賴家庭,係因為台灣社會的資源還是傾向世襲,流動性不強,之所以迷信老祖宗的智慧,是因為對於現世的生活沒有信心,缺少可與歐美人士媲美的做人尊嚴,華人出國幾乎無法開口向外國人介紹自己國家的公民權。

    跟歐洲國家相比,亞洲國家因為文化比較悠久、所以比較不自由嗎?不是的,是亞洲國家從未把「保障人人平等,尊重每個公民有基本人權」當作國家之所以合法存在的唯一理由。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不想接受自私的愛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水在月在,誰也不等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