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許世楷先生的第一個認識,源自25年前鄭南榕在《自由時代》周刊刊登了《臺灣共和國新憲法草案》,許世楷就是這個《草案》的執筆人。 

    後來知道先生擔任駐日大使期間(2004-2008),促成了臺灣人赴日免簽證,以及臺日雙方互相承認駕照等等諸多優惠國人權益的措施,崇敬再加一層。 

    這位日治時代出生、在日本留學期間因為推動臺灣獨立運動,遭中國國民黨列入黑名單禁止回臺長達33年的政治及歷史學者,回臺定居後仍致力於臺日文化交流和維護灣主權的活動,最近就和兒童文學背景的太太盧千惠女士出版了一本有聲書《阿媽阿公講予囡仔聽的台灣故事》,這天他們因為新書發表會的因緣來到了臺南,讓我終於有機會一睹偶像的丰采,也讓我重溫了阿公阿媽他們那道地而溫暖的臺語。 

    新書發表會是怎麼進行的呢?有一定的程序標準嗎?什麼樣的方式最能達到效果,而又不會讓觀眾覺得形式化、乏味? 

    發現答案就是「感動」。每位來賓真誠的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心得受用,合起來就是一整場的感動了。

     

    許氏夫婦傳承了從他們的上一代聽到的在地的故事,年輕一代的兒童文學作家幸佳慧發掘了這樣的寶藏,邀請了也是年輕一代的音樂家艾文、以及更年輕的剪紙藝術家潘家欣,融合台灣古味與時代新意來創作,而當然,沒有玉山出版社魏淑貞總編的大力支持,這傳國寶一般的作品也無法這麼順利問世。 

    光是每一位來賓「愛鄉、愛土、重人權、重主體」的共同特質,就已經讓這聚會充滿光輝了。

    讓我濕了眼眶的是剪紙詩人潘家欣,她說她是芋ㄚ蕃薯,在國民黨本位意識的家庭生長,直到參與這套書的創作,才整個改變了她從小的觀點:她聽了許氏夫婦的說話,了解到原來臺語是這般優雅,從此不再認為臺灣文化是鄙俗的了,今天盧女士溫柔的聲音也讓她掉了淚…. 

    這場發表會是在裕文圖書館,臺南市圖書館的館長葉建良也受邀致詞,他原本對臺灣語言文化的復興感覺悲觀,但去年在芬蘭待了三個月,了解到芬蘭也曾經被外來政權統治了七、八百年(瑞典、蘇聯),行政、教育、文化、宗教等都是瑞典語為主流,但二十世紀中期實質獨立後,至今,芬蘭語已成為將近93%的芬蘭人民的主要語言了,這就讓他對臺灣的語言和文化復興燃起了希望。 

    葉館長這分享果真鼓舞啊!但是,臺灣還未能實質獨立,政經的紛亂確是個相當的隱憂。不過,有了潘小姐的例子,令人感受到:不需要只靠政治制度,也不能只靠政治制度,要多管齊下,不只從政治,也要從文化、教育、、、各處做起,就像這套由一群共同理念的人戮力合作成就的有聲書,相信它一定能夠連結這塊土地的許多點線面,「讓母語與在地觀點的故事,成為不滅的文化基因,傳世」。

    延伸閱讀:從芬蘭獨立文化看台灣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 中華民國憲法曾經過「自由地區」七次修憲,但台灣2300萬人從未行使制憲的權力,怎可能有修憲權力?今日的中華民國憲法是由1946年中國「大陸地區」的國民大會代表所制定。制憲牛頭是「大陸地區」,修憲馬嘴是「自由地區」,「自由地區」有修憲權、無制憲權,「大陸地區」有制憲權、無修憲權,這麼錯亂乖隔的憲政體制,台灣2300萬人竟默默承受67年?

上一篇:紐約自助遊第一天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喜樂的心是良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