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是懺悔日。就從早上的晨會開始。

    早上開會時,老闆問阿良,昨天寫的日記裡頭,說到「是不是每個人以前做了錯事,以後不管做什麼事,人家都會用那樣的眼睛來看?」阿良認為,這就是習性。

    但學法後,學到一句話很美:「我已經死了,請不要用過去的眼睛來看我。」隨時都可以重生、重新來過,不一定要等到下輩子。覺得不給人重生的機會,是不慈悲;不給自己重新認識別人的機會,是愚昧。所以,就算當下對方是用過去的眼睛來看我,甚至是誤會但我們還是可以重生,從完全不認識開始,讓過去沒有慈悲喜捨的認識全都歸零!做我們當下的最好,不需要別人認証的。

    此時,阿良就講了這個觸境,在旁邊的小米,哭的淅瀝嘩啦的,因為,她想向阿輝懺悔。

    中午一起用餐,很像一場小小型法談,大家會針對一個觸境,或一件事,來做討論。今天討論的,就是前兩天的米糕事件。

    事情是這樣的:星期日我去參加喜宴,阿良請我打包米糕回來吃,我包回來後,晚上就拿給阿輝跟阿良,但他們沒有馬上吃,打算留到星期一中午,在公司當午餐吃。因為米糕的量不多,應該是只夠阿輝跟阿良兩個人吃,結果,中午我出去幫他們三個訂便當後,阿良說,他們今天要吃米糕,阿輝說:我們三個(加小米)都要吃米糕。當時我楞了楞,剛好勝弘走過來,我轉身跟勝弘說:好吧!我們兩個自行處理了,邊說邊往辦公室的方向走。可能是我說話沒有笑容,小米以為我在生氣,於是小米轉身過去,就對阿輝猛K,說:你幹嘛把我扯進去?還要阿輝不要再跟他說話,之後,兩個人各自生著對方的悶氣,冷戰了一個下午。

    我不曉得後面他們兩個吵架那一段,只覺得阿輝跟小米的互動怪怪的,後來才知道,小米在早上晨會時的落淚,就是覺得對阿輝太兇了,在這兩天下班後的定課迴向裡,浮現阿輝的身影,小米急忙跟他道歉,這真的是有學法的公司才會有的舉止。

    也因為如此,看到自己因為一個表情失焦,而讓二個同事度過了一個不愉快的下午,今天在車上,我也跟小米說對不起,這世間的苦難就是迴向來迴向去。


    人籟萬千 / 職場即道場

       

上一篇:錦鯉身上養水墨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思考膚淺使人失去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