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子公司接受第三認證機構的稽核。

    稽核員姓鄭,他很認真、很細膩,追問流程細節,絲毫不含糊。我們照明産品子公司的系統繁衍自母公司,他認真嚴謹的查核,仍然看到一些小問題。

    在草擬證書內容,鄭先生問到英文住址台灣後面要不要加ROC時,我直率地說:「不用!台灣就很清楚了,ROC只有在家裡能講,在國外沒人看得懂。」他聽了覺得有道理,而且尊重我們受稽單位的想法,就接受了。

    雖然稽核過程嚴謹,但他的態度還算放鬆,所以中間休息時段,就會談到一些時事的話題。

    休息的時候,突然聽到楊課長高亢的聲音在暢談,仔細聆聽才知道他在講劉政鴻,他講得慷慨激昂,說苗栗大埔的開發案背後的黑道與官商勾結,縣長與議會的合作無間,苗栗是全台灣工業區開發最多、面積最大,而利用率也最少的。

    這時鄭先生就提到民進黨選副總統的蘇嘉全,說他以前不是也到處利用開發案圖利廠商。我們聽得霧煞煞的,只聽過他被抹黑的農舍事件,我就說以前屏東縣長鄭太吉因為黑道治縣,被繩之以法。

    大家認知不同,各自表述,都點到為止,也沒有互相挑釁。

    中午出去用午藥石,車上鄭先生談到馬王之爭,說馬想好好做事,王卻處處阻撓,是橫亙在前的一塊大石頭,當然非得除去不可。聽到他這樣的愛馬士的想法,真的有點啼笑皆非,可是一時又無法反駁,怕引起不必要的爭執。

    他接著說,兩蔣時代台灣有多安定繁榮,就是因為他們有魄力。證明獨裁的領導方式有時反而更有效率。

    我們其他人沒有附和,也沒有反駁。我等到氣氛稍為放鬆,故意舉美國兩黨政治的模式,說明真正的民主是人民做主,做不好就換人。而且公務員是絕對中立的,不像台灣長期在黨國的體制下,公務員有偏頗的政黨傾向。

    之後,他又提到王金平的關說,指關說是政商勾結的最大問題。他靠關說把持立法院的政治利益,是貪腐的大毒瘤。

    我等到其他人發表對關說的看法之後,問其中一人說:「如果你被警察抓去關了,你的家人會不會找人替你關說?」他說會。其他人也點頭認同。我就說關說其實很平常。他是利用關係去遊說,以前台灣政府還常常派團赴美國會遊說,其實就是關說。

    這時輔導師也認同說關說並不是什麼錯,有些國家還有關說法,如美國1995年《遊說公開法》(Lobbying Disclosure Act of 1995)。鄭先生後來認同關說的稀鬆平常,就不再論斷了。

    我們之間的談話,就這樣來來往往,但是彼此都很清楚對方的立場,卻也都能尊重對方的發言。

    很放鬆地聽對方說話,即使不認同,也不排斥。從聆聽對方的話中去感覺對方的真心,而由衷寂靜的迴向,讓對方有空間可以停下來思考。

    感覺這樣的雞同鴨講,這樣子的四兩撥千斤,讓彼此鍛鍊一種心量,去接受對方,同時也尋求對方的接受,這樣才會有溝通,才會有交流。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 遊說的英文是lobby,遊說用來影響立法或司法,與關說同義,同屬言論自由。但馬英九一直以為關說是不法行為,其實關說就是遊說,不一定就非法,哪來「如果遊說都不行,更何況是關說呢?」

    在美國,利益團體或壓力團體可透過法院之友(amines curiae) 以簡報方式介入關說司法個案,但要透明公開並留下紀錄。受關說的司法官面對關說如同面對輿論,秉公處理,司法正義可不受影響。司法官面對關說或輿論,偏袒或圖利某方,不能秉公處理,是司法官的専業倫理與違法問題。

    非法關說即非法遊說(illegal lobby) ,通常有收買的行賄行為或權錢交易。是否非法要由法院裁量,不是檢察總長說了算,更不可由總統違憲躬身擔任最高檢察總長!

上一篇:傲慢與造作的暴力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阿臭「賺」的志工時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