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讀到英文版《臺北時報Taipei Times》 一篇報導「老大哥正在盯梢Big brother is watching」。 

    這輩子沒偷過東西,也都有遵守交通規則的林羿含,竟然被新營警方列為治安顧慮人口?她說,警察找上她父母在新營的家:「我爸去應門,然後,這個看起來無厘頭的警察問我爸,知不知道我做了什麼?」根據《警察職權行使法》,曾犯下謀殺、性侵、綁架、強盜等重大刑案的罪犯,在出獄之後的一段時間內,會被列為「治安顧慮人口」,好讓地方警局持續監控。

    警政署恐嚇林羿含

    她曾在台灣各地反迫遷的活動中演出,還有,在劉政鴻天賜良機地拆了張藥房之後,她因為參與劉政鴻家門外的潑漆行動(她負責錄影)而被捕,罪名:「污辱政府機關和破壞私人財產」。該案不久之後隨即撤告。她說:「我很害怕,但是,我選擇站出來;因為,這不只是我的事,很多人都正在被政府監控。」

    國立台北大學的許恩恩,參與苗栗苑裡反風車抗爭,警察也找上了她在鳳山的家,「警察對我媽說,她應該跟我的學校聯絡,還有,多注意我在做什麼。」然而,警方告訴許媽媽的資訊是錯誤的,警察說她是參與大埔抗爭而被捕。「我媽情緒崩潰了!…我到現在還不敢回家,也不再做任何危險或者挑戰政府的事情。

    事發後,陳其邁等幾位立委召開聯合記者會宣稱,數百名參與大埔抗爭的學生、學者和社會人士,都被列入監控名單,受國家安全局第三處盯梢(第三處負責的是國內安全和情報業務)。

    國安局發新聞稿否認,而警政署副署長林國棟也否認了林羿含被列為「治安顧慮人口」的說法,並解釋說,那是警察透過「熱線接觸」的方式來拜訪民眾。

    什麼是「熱線接觸」?戒嚴時期,政治犯、思想犯即使出了獄,還是得承受「管區」無止盡的騷擾,不只是最親近的家人,連鄰居、上司、工作夥伴…都有可能被「熱線接觸」,以確保所有人際網路都被「斷絕」了,以遂其恐怖統治,今天,照理說,「熱線接觸」已經不存在了!

    馬英九說「沒做壞事就不怕被監聽」,那我們可不可以也來監聽馬英九

    台南市政府警察局新營分局表示,基於個資法,他們無法透露為何林在名單上(警政署不是已經否認林羿含在名單上了嗎?),但林的確不是「治安顧慮人口」,然而,警方本來就有職責定期拜訪失蹤人口、中輟生、和獨居老人的家,只不過,林羿含並非失蹤人口、也不是中輟生,更不是獨居老人!最後他們說,林羿含是特殊案件,他們只是收到警政署的資料,然後依照標準作業程序來辦事。

    簡言之,就是聽上頭的話辦事!地方警局->警政署->國安局->國家安全會議->總統。

    大埔案抗議人士的列管名單究竟是否存在,中央層級的國安局和警政署,都拒絕回答Taipei Times,儘管如此,在社運人士之間,「被監控」早已經是有感的現實,他們也學會了不在電話或臉書中透露重要訊息。換句話說,消音已經成功大半。

    特務總統,將台灣變成了喬治‧歐威爾筆下1984的大洋國,嚴格監控人民的行動、言談、生活與思想!

    延伸閱讀:

    大埔正妹林羿含遭警列管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唱著唱著都出神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不認同黨國之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