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前天上台北參加反馬遊行,也順便回去探視老岳父的身體。

    太太建議搭捷運一定會塞車,我們騎機車去,比較方便。

    但是到了岳家後,汽車找不到停放的車位,太太必須要留下來等。我只好自行騎車前往。

    沒想到,我迷路了,頭頂的太陽也不見了,我失去參考的依據,只能跟著別人的機車走,也搞不清楚,哪些道路是禁行機車的。

    停車問了三位路人,竟然都不清楚我要去的地方(國父紀念館)

    這未免太離譜了吧!台北人不會連國父紀念館都不知道如何走吧。還是我運氣太差,竟然連續問到外縣市的人。

    走對路後,國父紀念館的主要活動已結束,剩下最後一場的演講。

    我抱著學習的心裡來參加活動,看到現場只剩下1~2千人的演講活動,台上演說者大聲疾呼口號,聲斯力竭的痛批政府依法暴力。現場支持者手持布條,腰繫

    標語,有次序的排排坐,並隨時呼應台上演說者的節奏。

    我腦海中出現國外的遊行示威畫面,我們的示威遊行太溫和了吧!

     

    沒參加遊行以前,看到媒體報導臺灣的遊行示威,大多是負面的。

    但今天我看到遊行現場,我敢說,這比任何國家的遊行示威還來得和平有秩序。想到韓國發生的示威遊行,不論是5年前反美牛或是之前的反政府貪污濫權,我們都比不上人家遊行力量的一半啊!

    遊行中令我感動掉淚的是,我看到了臺灣希望。因為來參加的年齡層,居然是年輕人居多。

    當主持人宣佈散會時,請大家往前集結,脫下腳底的鞋子,每人手拿一隻鞋,跟著主持人喊口號。我的心情如同參加過一場革命,我的身體就像換過血,因為我在這裡看到臺灣的未來,看到臺灣的希望。 

    晚上看到聯合報的一則新聞,我指著桌上的自由時報,對老岳父說:看新聞要多對照其他報紙的看法,才能看清真相。(每次回家,太太都會帶一份自由時報回去,希望老家不要一直看聯合報)

    我對岳父說:違法監聽罪可以判到5年,但立委關說不是刑法規範的行為,依〈立法委員行為法〉規定,關說依國會自律原則,由紀律委員會議決,最高處罰只有停權半年。黃世銘自己說關說是行政不法,沒有刑事不法」,《聯合報報導馬凱說,事件重點是在關說。這種新聞避重就輕,就是在幫國民黨解套,因為監聽才是重點,美國水門監聽案可以讓美國總統辭職下台,這還不嚴重嗎?馬英九會不知道,關說比較嚴重,還是監聽比較嚴重呢

    所以國民黨的名嘴馬凱,就想要去轉移人民的焦點。其實,關說案根本是狗屁,關說進入司法程序後,官司打個三~五年,是很正常的事。但監聽案可就不同了,馬英九自己也知道,所以,他為了自保,一定要將焦點轉移到關說,否則他死定了。

    我也分享去參加遊行的感想,說給岳父母聽。岳父很生氣的說:馬英九嘴巴說的好聽,其實就是在賣台。

    我說對,而且現在越做越明顯了。

    岳父突然失望的說:唉,就算我們知道了,又能對他們怎樣呢?

    現在是民主國家,選票決定誰當家,我們當然能對他們怎樣,下去投票時,千萬不能再投給國民黨了。

    雖然改變老人家的觀念不容易,但是經過這幾年的努力,嗯!我相信下一次的選舉,國民黨又失去了兩票了。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她辭職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唱著唱著都出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