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辭職,不是薪水高低的問題,而是有沒有尊嚴的問題。

    這兩天在網路熱傳一段影片:在台壹傳媒動畫公司(Next Media Animation)上班的25歲美國女性席佛林(Marina Shifrin),於凌晨四點半,一邊在辦公室跳舞,一邊描述自己離職的確切原因:「近2年來,我為了這份工作犧牲了人際關係、時間與精力,但我的老闆重量不重質,只在乎工作量和每支影片的點閱率…」。

    受「哈芬登郵報」(The Huffington Post)採訪時,她表示,台灣工作環境跟美國大不相同,不但沒有午餐休息,老闆還會不斷改變她的工作時間表以及負責內容。她的下一步是先回去美國,然後,找一個重視員工以及創造力的公司去上班。

    這支影片到今日下午已超過400萬人次點閱。

     

    前天,和美國的大學同學Roger見面,他在台灣還有很多親戚,所以幾年會回來一次。上次跟他見面,是六年前了!

    這次來台灣,是因為他在紐約參加了一個活動,居然抽中了二獎──華航的台灣來回機票一張!

    他非常喜歡自助旅行,總是找機會一個人到處跑,旅行給他時間和空間,可以好好沉澱、想事情,同時,也會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旅行時,他總是對外宣稱,他是來自台灣的學生,而不會說出他的真實國籍和職業(美國人,內科醫生)。有時候他會被質疑:台灣人不都是團體旅行的嗎?你怎麼一個人?

    他最近正在思考轉換跑道,朝數位醫療(結合智慧型手機)的方向創業。他說,美國的醫療體系到現在病歷都沒有數位化,又被少數幾個保險公司所壟斷、切割,比如說,他跟其他醫師要某位病人的病歷,居然還要用傳真的,落後得驚人,更別說保費昂貴、很多人根本付不起的問題。不像台灣,有全民健保制度。

    我說,我們的制度聽起來很好,但卻是建立在債留子孫與醫護人員被剝削的基礎上,一間間都是血汗醫院!另外,也因為便宜,很多人心態就是不拿白不拿,造成醫療資源的濫用和浪費。

    他說,這次來台灣之前,先去了新加坡和峇里島,一位瑞士人就跟他聊起,現在很多台灣年輕人都去澳洲採草莓,因為在澳洲採收草莓的工資,比在台灣白領的薪水還要高。

    Roger說,不過,跟世界各地的旅人交流,他們對台灣的印象大多是亞洲國家中最開放、進步、有包容性的,尤其在政治、新聞自由、男女平權、同性戀權利的方面。像日本、韓國,男女間就很不平等。

    我說,台灣人是很有包容性沒錯,因為這塊土地長期被殖民啊,跟日本、韓國比較起來,我們缺的是主體性與真正的民主,因為沒有主體性,大部份人隨波逐流,不敢做真正的自己;因為只有半吊子民主,法治仍停留在行政權主導,甚至以黨領政,黨主席就可指揮國會,決定議長去留,整個社會缺乏安全感,人性被扭曲,變得只求自保、不敢為正義發聲。

    他回憶到,從小到大,在海外的父母,不太會跟他提起台灣歷史、政治,即使每當選舉時,他們就興奮莫名,但他們總是告誡他說,在公共場所不要討論,可見,恐怖統治的陰影,是真實存在的。

    成長過程中,他自己觀察到:一樣是來自台灣的第二代,為什麼他有些朋友說「國語」,有些朋友說臺語?他在台灣念到五年級,所以,他只會說「國語」,但父母在家中說的明明是台語,反而有些比他更早移民到美國的朋友,因為未曾在台灣受教育,所以,可以跟他們的父母用台語溝通。

    他很熱衷學習外文,但此刻,他最想學的是台語,開始請台語家教來教他。我說,用唱的比較容易,寄了最近幾首社會運動的歌曲跟他分享。

    我說,此時此刻的台灣,正面臨嚴重危機,數十年來黨國刻意製造的階級、加上近年來圖利財團、依靠中國的發展思維,已經形成了國土崩壞、債留子孫的世代不正義,很快就要無以為繼!不過,危機也是轉機,公民意識正在甦醒!

    延伸閱讀:Marina Shifrin, Mizzou grad, quits job with dancing video


    普世價值 / 勞動人權

       

上一篇:張森文的告別式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深藍老岳父說馬英九在賣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