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聆聽「酥餅訪問1985公民行動聯盟柳醫師」,了解醫師與站在他背後的一群人。

    酥餅跟他討論蠻多台灣意識的問題。

    「在不同時空背景,車輪旗所代表的意義不同,10月10日的升旗動作,會讓統獨兩派有各自詮釋的空間」,酥餅一再點出這個動作的後果,「要不要再考慮一下?可以不升旗嗎?」甚至到訪談結束,酥餅又再說一次。

    柳也表示,「經過了六次修憲,全民直選,至少,這面旗已經有2300萬人的認可」,「我個人以為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了」,「這是團體討論後的決定」,他跟酥餅說,「或許有一天我的認知會到你的程度,現階段我還在學習還剛開始」,很委婉的回答。

    柳醫師說「民進黨沒有社會公信力」,「你霸佔個主席台一兩個星期,也只是作秀,能夠怎樣?」的確,是不能夠怎樣,在立院國民黨的席次從來沒有少於過半的情形下,國民黨可以通過任何想通過的民生法案。但是,民進黨只能包圍主席台作秀,沒有其他的創意活路嗎?這已經是沒人想看的老梗,民進黨只是在順服體制,毫無戰鬥力可言。

    柳醫師與他背後的一群人,代表的是有公民意識的看法想法,「我希望玩出不同的政治」,「政黨要能感動人民」。

    這群人在2008年時,投票給馬英九,2012年轉投給蔡英文,他們自認沒有任何政黨羈絆,要「把身上的藍綠脫掉」,他們是中立選民,有公民意識,有法治觀念,知道政黨結構影響著國家資源分配。所以提出「1.下修公投法門檻、落實直接民權,2.下修罷免門檻、合理罷免機制,3.下修不分區立委及政黨補助門檻!讓庶民聲音被聽見!」

    1985行動聯盟提出的具體訴求,也號召動員民眾上街;但是,只要事關政策法案,就一定牽涉到政治上的現實,如何凝聚共識形成法案?如何通過法案?「如何達成活動目標?訴求如何實踐?」

    柳醫師將「十月十日,天下為公」定位是公民教育。

    「要民眾參加農陣反核,是不可能一次到位的;我們的用意是呼喚那些從沒有上過街頭的人,長期耕耘公民覺醒,從行動中進行思辯,日後他們各自選擇,可以去農陣、可以反核...。」

    他說「用公民運動凝聚社會」,凱道上的銀十字勳章、25萬人齊唱台版「你敢有聽見咱的歌」,這些都是台灣社會美麗的記憶與正面的力量,「勇敢、善良、真誠」。

    酥餅提醒「803公民行動被權力者操縱成反對運動的標竿,不丟垃圾、場地乾淨、溫和、理性...」,柳醫師說著,「大家都是上班族,事情過了,就各回崗位,沒有及時檢討回應」,酥餅再提醒,「803的隔天,你們就有回應,也稱許這次活動的和平順利,跟權力者所提倡的價值是一致的。」

    柳醫師說「因為台灣社會已經被教育在意禮貌乾淨,所以我們在辦活動,也會小心這一塊...」,在黨國嚴格控制下的台灣,很容易就落入國民黨有意操縱的價值思惟裡,我相信《1985行動聯盟》已經盡量考慮周全,也相信運動經驗會累積的。

    因為訪談是主題性質,整個聽起來,覺得柳醫師不夠深度了解台灣歷史與台灣社會,他不清楚國民黨在台灣所掌控的層面與程度,這不是對他的論斷苛責,這是資訊壟斷下的普遍現象。

    但是,很歡喜有公民意識的新世代崛起,他們的思辯、論述、活力與創意,相信會是台灣的新興力量。

    酥餅與醫師的對談,最有爭議的是1985要辦升國旗活動────升有黨徽的黨國之旗!「經過了六次修憲,全民直選,至少,這面旗已經有2300萬人的認可。」這句話聽起來似乎認同66年的綁架,將半吊子選舉等同全民背書!青天白日滿地紅是中華民國政府不再引以為榮也不再捍衛的黨國之旗,中華民國政府的國旗早已改為「中國人的台北(Chinese Taipei)旗」,連執政黨都不再捍衛的黨國之旗,卻要讓台灣公民引以為榮的仰望?要我立正向這面國旗行注目禮,我必須說:「太假了!對不起,我做不到。」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 訪談兩天後,公民1985開會決定不升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了,而且,在網路上公開徵求「公民旗」的設計。

    公民覺醒-十月十日天下為「公」活動 公民旗投稿系統:
    http://goo.gl/543aof

上一篇:東亞地區日本海空軍力僅次於美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見到一位人間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