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之前女兒到日本自助旅行,目睹有人跳軌的事件,她告訴我日本青年若畢業後無法成為正式員工,很多就會自暴自棄的跳軌

    最近在讀石田衣良的小說「明日進行曲」,講的就是日本年輕人淪為派遣工的心酸故事。原本還以為這只是派遣大國日本自己的問題,沒想到看這期(875)的《今周刊》,才知道台灣的派遣工已由2002年的7萬人瞬間增加七倍多,現在據勞委會統計,臨時和派遣工已達57萬人24歲以下的勞工佔了3成,34歲以下的佔了65早就超越外勞的40萬人,但他們的工作,甚至比外勞更沒保障。台灣年輕人薪資倒退為16年前水準,除了22k外,派遣已然變成拉低台灣薪資的領頭羊

    派遣人力原本只是為應付臨時性、季節性的工作,但台灣卻是政府帶頭做,用標案的方式,採最低價的標來雇用人力。利潤愈壓愈低,反而使有良心的公司也不願參與。結果原本應負有社會責任的中油、中鋼等公司,或者甚至是政府機關如農委會、經濟部、教育部等也都大量採用派遣工政府竟然是全國帶頭壓榨的最大派遣戶民間看到政府與國民黨高幹經營的人力仲介派遣公司負責帶頭,當然也樂得採用壓低成本的派遣工。這些派遣工沒有保險、獎金、休假,也不可能有升遷,隨時可以像寶特瓶、免洗杯一樣,用完即丟一般的用後即丟,也不必付福利、健保、資遣費。

    其實在歐美日等先進國家,派遣工雖是被允許存在的,但他們有明文規定禁止政府機構用派遣工,像德國甚至規定派遣工的薪水要和正職一樣同工同酬。

    雖然台灣已開始準備立法,訂定「派遣勞工保護法」的草案,但在草案中似乎有甲乙兩案,乙案規定派遣工不得超過40%,但甲案卻沒有人數限制,若是甲案通過,更讓企業和政府於法有據的使用派遣,正職員工也無立身之地。

    現在派遣市場已不限於低階、藍領市場,法令現又偏向有權有勢的資方,那我們的年輕人沒有人能逃得掉用後即丟的派遣工命運。


    普世價值 / 勞資關係

       

上一篇:回身轉意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其實他們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