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友人轉貼臉書躁鬱青年少女的空間,師說這類轉貼「無頭無腦、沒有行動綱領」,因為網頁附在Chris Jordan影片旁的評語是在避重就輕:

    「這部影片是在海洋中的一個島嶼,離任何其他沿海線2000公里
    沒有人類在此,只有鳥類和.....你不會相信自己的眼睛!
    令人難以置信的後果 請不要垃圾丟進海裡 
    希望大家分享讓多一點人知道海洋垃圾的問題」

    從這樣的角度去看問題,不去觸碰公權力的運轉,無疑是在分散注意力,讓大家覺得每個人都沒做好個人環保「就跟馬英九一樣壞」,這樣子違反比例原則的誤導,勢必因小失大,放棄了更重要的對財團和公權力的監督與制裁,迴避了摧殘生態的最大禍源,迴避了真正應該要面對的問題。這部影片揭露的其實不是每個人亂丟垃圾的問題,而是不論我們多麼努力做「資源回收」,也永遠彌補不了財團和公權力對生態的破壞。

    從處理下游的觀點來傳遞訊息,是沒有導向的,而且,只會分散社會力,因為,下游問題是處理不完的!做下游的垃圾收拾,不必挑戰扭曲資源的公權力結構,相對來說既安全又容易自我感覺良好。更在無形之中被専權者利用,成為體制的幫兇。

    我們給自己的期許是,所有轉出去的訊息,都要有很清楚的「行動綱領」。所謂行動,絕對不只是按個分享、宣導不亂丟垃圾、緩解一下罪惡感就好,而是,真的去思考問題的源頭,從源頭下手。

    在2011年的「璞玉大辯論」座談會中,廖本全老師以當時慈濟在內湖的開發案為例,點出問題核心在於保護區的政策和價值,慈濟卻避開不談,一味講他們的工程技術,四大志業,資源回收,和基地的綠美化,而且,把所有變更過保護區的,通通抓出來(文化大學、陽明大學),然後告訴(環評)委員說:這就代表有先例,代表保護區不是不能變更,不是不能開發。

    言下之意是:別人都可以(使壞),為什麼我不行(使壞)?

    面對保護區的功能劣化時,不從「回復保護區功能」來尋思改善之道,反而是連最後一點點的保護功能都不要了,這不是本末倒置嗎?慈濟說「人要順天」,可是做的卻是「人定勝天」。按照慈濟人定勝天的邏輯,那全台灣所有保護區都可以解編了。

    一切的土地變更或徵收,需要透過正當程序(有人民參與的論辯機制),才能確認必要性和公益性。先確認了必要性,才需要討論公益性,把公益性放在必要性之前,也是錯誤的。

    當他關切這個案子時,還是慈濟的會員。當時,他常接到很多慈濟信眾的來電,內容不外乎是:一,慈濟是在做好事,二,你在阻擋慈濟做好事,三,阻擋慈濟做好事,你會...。

    他都提議說:先生,我們一起去基地,我現場講解給您聽。但沒有一個人跟他去。

    老師說:二十幾年前無知是原罪,二十年後還無知,叫做病態。

    這樣子的無知,這樣子的病態,如同鄂蘭說的,邪惡其實很平庸,邪惡不一定窮凶極惡,邪惡只是不思考的靈魂,以前的惡也沒讓台灣毀了,就繼續惡吧!?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最起碼的自信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解結一定要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