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看泰國影片「超越性別的好聲音」,一開始就聽到Bell Nuntita如清溪潺潺的歌喉,真的好美,接著,當聽到渾厚的歌聲時,有被震撼到,還以為哪裡冒出來的。驚豔於她(他)從女聲轉到男聲,注意力完全不在他是男又是女,當下只覺得她笑得好美、言談好真摯。

    表演結束在後台,她談到,經常受到別人異樣的眼光,被嘲笑只能默默忍受,爸爸也不接受她,常說她娘娘腔,為了讓她放棄變性,生氣很嚴重時還會動手打她,但她想跟爸爸說:「我愛你!」說到這裡,她的眼眶泛紅,聲音哽咽。做變性手術,要承受多大的異樣眼光,但她仍忠於自己內在深沈的聲音,讚歎她有這麼大的勇氣活出最真的自己!

    對她的苦,我能感同身受,因為打從懂事以來,我都活在別人異樣的眼光裡,直到26歲。我生下來左臉就有一個胎記,隨著年齡不斷變大,直徑大約3公分,從小常被鄰居的孩子取笑,出門坐公車,也常被人指指點點,投以異樣的眼光,甚至有一次在政大圖書館讀書,當去廁所回來時,發現有人竟然在自己的筆記上寫些不三不四的髒話。這樣被欺負,只能往肚子裡吞,從沒向任何人傾訴過,包括最親的家人。

    高中時,跟爸爸說我想去點痣,他說:那是好痣不可點掉,你那顆痣讓你比別人漂亮許多(騙三歲小孩啦!)。大學時再提一次,他說:好命的痣點了會轉為厄運,你敢去點,我就跟你斷絕父女關係…。自己的痛苦,父親應該不會不瞭解吧!但他不敢成全女兒的選擇,因為他一向相信算命,害怕因點痣而走向不幸的命運。

    到了26歲,在一家貿易公司擔任秘書,因常和國外客戶接觸,希望自己給人看到的是一張「乾淨的」臉龐,不想繼續活在陰暗中,鐵了心,不跟父親商量,自己去醫院做整容手術,這抉擇需要很大的勇氣,因為多少有些擔心爸爸的「厄運說」,但想到自己的命運自己負責,整個就豁出去了!那感覺好像是生命中第一次活出自己的主體性,做自己的主人。

    嚮往一個社會,做男做女由自己。澳洲是全球第一個引入第三性性別承認的國家。據德國《明鏡週刊Der Spiegel》報導,德國將從111日開始允許第三性的性別證明,也就是父母可為子女性別欄留白,日後再讓孩子自行決定性別。德國將是歐洲第一個發放第三性出生證明的國家。

    嚮往一個社會,沒有迷信,只有正信。一個社會沒有尊重主體性的人權,就會產生層出不窮的妖怪附身的忌諱與借殼上市的操弄。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舉頭三尺有神明的「天」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先生的撒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