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教育系大二的學生雅禎來訪,我們討論本學期服務學習課程的大綱與細節,定案後,我跟她聊起另外一個話題。

    「為什麼妳不想試試看上次的版本<性愛教育4.0>,我可以知道原因嗎?」

    「我承認我是比較保守,我還不太能接觸性教育;不過,我們學校在上學期已經有上過了,而且也上得很完整,所以在這部份(性教育)我覺得我已經夠清楚了。」

    「你們是怎麼上的?」

    「大一有門心理學的課,有一個單元是性教育,教授要我們分組上台報告,報告的同學有把男女生的生理結構講解得很清楚,還示範怎麼戴保險套....我是覺得我大概知道了。」

    「分組報告完,這部份的課程就結束了?教授還有跟你們討論更深入的話題嗎?」她搖搖頭。

    會選讀教育系的學生,大部分是有意願進入教職工作,他們的工作場域又以國高中為主,我提出個國中教育現場的真實案例,請她想一想。

    「假設今天妳在國中教書,可能是班導師也可能是輔導老師,有個女孩跟妳說『老師,我懷孕了,我不想跟爸媽講,我們都未滿14歲,他會被關的,我現在怎麼辦?』,妳要如何處理?」這是我在國中帶班的真實經驗。

    怎麼處理?

    依照行政流程,我必須跟輔導室報備,告知校方並通知雙方家長,讓雙方家長會面商談,至於男生會不會被女方家長提告以犯罪行為來處理,取決於雙方家長的談判結果。雖然,女孩一再拜託:「老師,我因為很相信你才跟你說的...」,當時的我狠著心跟她說:「這件事是沒辦法私下解決的,這不僅是兩個人的事,而且是兩個家庭的事,因為你們兩人都未滿14歲...」,我猶記得內心不安不穩,強顏歡笑地跟輔導主任說:「主任,處理完這件事後,你要不要來輔導我一下,我的心臟快受不了了!」那時的我初入教職,還很稚嫩。

    她若有所悟:「原來,我們學的性教育,都很淺,只有談身體結構,沒有談到更深入的交往,還有在交往時會發生的事情」,「在課堂上,老師都是教理論,不會跟我們談學生實際上會發生的狀況,我們準備的教師甄試,讀的還是理論,我們根本不知道在教育現場會遇到什麼樣的事情...光是準備教師甄試,就花掉我們很多的力氣,我們根本沒有時間精力再學習其他部份...」,聰慧的她聯想連結很快。

    師培機構無法讓有心教職的學生認識教育現場的實況,讓學生充分利用在學時間做有效的學習,不諳實情的新手老師初進教職,就需獨挑大樑處理教室衝突、師生對立、學生情緒猛暴、家長強勢製肘種種真實場景,這些事端爭執,又常遠超過新手老師的經驗範疇與心智能力。校園人際關係帶來的突發撞擊,措手不及的慌亂,硬碰硬的角力,遍體鱗傷挫折信心,衍生不帶感情的冷漠,保持距離以策安全,這是人性自我保護常有的反應模式,老師們也不例外。

    「教授不會在課堂裡用案例跟你們討論國高中的真實狀況,因為他對理論比較熟悉,他對真實的教育現場比較不熟」,這就是教育場域的實況,從我踏入教職到我離去,至今未變。

    她另起一個話題,「老師,妳最近過得開心嗎?」

    現在的我比較會聽話了,反問「雅禎過得開心嗎?」

    她開始談起最近跟好友的爭執,「她為什麼猜忌心那麼重?我不懂。」

    雅禎這學期擔任班代,班上一位人緣不佳的同學送給雅禎一張賀卡,好友有很強烈的意見,「為什麼要送卡片?有特別目的嗎?」

    雅禎覺得很冤枉,「為什麼要把人想成這樣呢?大家都是同學,而且上學期我也有跟她講講話,也算朋友....」

    聽來兩人個性觀念差距很大,雅禎卻自認跟這位好友是配對,珍惜彼此可以直來直往交換意見,想來她們的緣份不淺。

    我試著說說看:「在台灣,軍公教是比較特殊的一群,他們比較不懂台灣人一些尋常的生活相處方式....」,說到這裡,她馬上打斷:「老師,真的耶!她家是警察」,我繼續說著:「在台灣,尤其你如果生長在商人家庭,過年過節送給小禮物,都是一點心意,表示謝謝,小東西,沒什麼...」,我還沒說完,她又接著:「我家就是做生意的,我爸爸是保險經紀人...」,聽起來,好像我是靈驗的算命仙,一說就中,其實根本不是,是不同的社會福利政策將軍公教造就成「現代版士大夫門第」台灣社會裡特殊的一群,有著與一般勞苦大眾不同的價值觀與行徑。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我厲害,是她渾然不知台灣社會因為公共資源分配不公、早已被嚴重分化了。

    「我這學期跑去商學院修課,我爸爸很支持,他說現在時機很差,要我趁念大學的時候,多修課,多充實自己能力....結果好友跟我說,無商不奸」,她繼續問著:「我可以怎麼辦?」

    這句話我聽起來是有不尊重的的味道,但是,看著她的表情聲調,感覺她對這句話的理解跟我不同,可以感受到兩人情誼頗深。

    我輕輕的回:「這些話不要太認真聽,輕鬆一點就沒事了。」

    「這招我以前就在用了,現在我更知道她的想法了,反正她再講這種話的時候,我就當做沒事就好了」,善解的她繼續問著:「她有可能改變嗎?」

    「當然會啊!妳就是一股力量,妳跟她在一起,就是讓她親身感受到不同的想法做法,就是身教。」

    「有喔!有喔!她有來我家吃飯,跟我爸爸聊12年國教,我爸爸雖然做生意,但是他懂很多,什麼都可以聊,他們談很久,我從來不知道我爸爸知道那麼多,我爸爸就是她口中的奸商...」,她講得蠻興奮的。

    從她的描述,我勾勒著一幅尋常人家的晚餐圖像,畫作裡有著無可迴避的社會苦難,也有著油然而生的景仰敬佩,呈現出真實人性的有感流動。

    現在的台灣雖因不公不義的政策造成撕裂分化,但那只是虛幻不實的假相,不敵升斗小民的點滴相處,那是真實的生活,我對台灣社會有著深深的信愛望。


    人籟萬千 / 教育現場

       

上一篇:缺陷的美好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彼此承諾的是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