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練習慢步經行的時候,喜歡繞著整個公寓走。每當心安靜下來,感官變得細緻,就感覺得到,每一個區塊天花板的高度、牆壁的濕度、地面的密度,都是不同的。

    今晚練習約半小時。

    注意力先放在呼吸和重心的挪移,一步一步仔細地走,腳掌底部的肌肉,開始生出各種痠痛感受,彷彿植物的根,在鬆開周遭的土壤。根深了,腰部、背部、頸部,開始有了覺知,用呼吸來推拿,這些部位變得更鬆柔、溫暖。這時,會陰和頭頂的感覺漸趨明顯,中心線才一體成型。

    瞬間,感覺像是在朝聖,每踩一步,都是在敬拜天地間、看得見、看不見的生命形式。走到黑暗的客房時,閃過一股對於看不見的存在的敬畏,讓自己的頭頂接天、腳步踩穩、皮膚毛細孔敞開,感覺生命的動力,是愛,而慈悲喜捨,是能量分享交換的真正意義。

    回到墊子上打坐。

    觀察著那個叫做「我」的意識,一個當下,「我」只能注意一件事情,而這一件和下一件事,未必相關;甚至,很多時候,是根本完全不相關的。「我」,就這樣漫無目的地跳過來跳過去。當「我」沒在注意時,「我」只剩意識;當「我」在注意「我」時,「我」的注意力消失了。

    突然有個體會,既然每個當下,就只能容得下一個注意力,我是否可以更清晰地抉擇?一生中,「我」花了多少時間被動而漫無目的地漂流!

    這一生,如果「我」學會引導注意力,分分秒秒都放在有意義的事情上,讓思考的力量匯聚成流,說不定,我學什麼都可以事半功倍!

    注意力要放在哪裡?喜歡這個字「諦聽」,充滿虔誠地聆聽天籟、地籟、人籟。

    身體,就像一個國度,細胞就是生活在這個國度裡的人,各有各的專長和特質,「我」就像是政府,必須傾聽細胞的民意,才能讓每個細胞無憂無慮地發揮所長、各司其職。

    如果「我」只在乎自己的好惡,不尊重身體的自然,就像把灌溉農田的水拿去洗滌重工業的汙染(吃很油膩鹹重的食物),用水泥硬鋪面代替天然綠地含水排水的功能(用化妝品阻礙皮膚毛細孔的新陳代謝),用核能發電(一直吃毒品讓自己high),只在乎GDP數字不在乎山河破碎(賺錢到過勞多病,除污交給下一代)…,我的身體,將會失去自我調節的功能,甚至造成不可復原的毀損,這不就如同一個國家的破產嗎?

    一個瞬間,只能有一個念頭,這個念頭,如果不放在傾聽身體的自然,人性的自然,地球的自然,我們注定破產,而且,不只破產,還把債務留給未來的世世代代。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李崗眼中的台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樹的自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