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記得看過一篇文章,推薦五本跟台灣近代史有關的重要著作:馬偕「福爾摩沙紀事」、吳濁流「無花果」、張超英「宮前町九十番地」、謝里法「我所看到的上一代」、高俊明「十字架之路」。

    兩年前,我一本都沒有讀過,這些人名也很陌生!一本一本買來讀,漸漸感覺踏實。

    今天讀了出生台北富豪之家的外交傳奇張超英的傳記「宮前町九十番地」,我更清楚地看到,會在意血緣、追溯祖先的,大多是世家大族,最重要的動機,是保護既得的地位、財產、人脈。而對於本來就什麼都沒有、白手起家的人來說,「家」,往往就是她/他這一生所有心血與情感的總和。

    再多的錢,也買不到心血與情感的總和,這個道理,真的有那麼難懂嗎?

    面對今天社會的荒謬戲碼,我們其實可以很直接反省的是,現在政府中這些權力核心者,之前所受的、究竟是什麼樣的教育?

    張超英這本傳記中寫道:

    「大約一九七三、七四年,總政戰部副主任王昇到紐約來。王昇從江西贛南就跟著蔣經國,地位非同小可。紐約新聞處沒有司機,陸以正叫我開車送王將軍回旅館。

    在新聞處電梯間,他很客氣問:『你府上哪裡?』我回他:『台北。』他又問了一次:『不是,我問府上哪裡?』我只好再回一次『台北』,忽的他才恍然大悟一般說:『哦!你是台灣人?!』接著就沒話了。」

    生活在一個以「自由中國」包裝「獨裁統治」的社會中,占盡資源優勢的族群,對於這塊土地上的情感、記憶、文化、歷史脈絡,沒有興趣

    可悲的是,像我這樣在戒嚴時期受義務教育的世代,也糊裡糊塗給置入了統治階級要我一路擁護黨國的晶片,統治階級的府上就是我的府上,統治階級的祖籍就是我的祖籍,統治階級要我反共我就反共,統治階級要我國共一家我就國共一家,自我認同的錯亂,就像龍應台捏造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強迫自己「祖先不能選擇」,染上了失根失土的焦慮,與腳下的土地,如此陌生。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台灣從來只有階級壓迫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皈依不需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