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閱讀著大埔張森文大哥的訊息,內心微微的苦,但是,卻有種身體(或是陰部)打開了的感覺,下半身,陣陣的酥麻,有種做愛的感覺。

    很奇妙,我的心我的身,好像在吸收(或散放)兩種完全不同的訊息,在同一時間內。好像看見死亡的盡頭就是生

    起身靜坐,感覺會陰感覺呼吸,彷彿呼吸是愛撫,每次的吸氣,好像在撫觸會陰。

    用手,很虔誠的撫觸身體,感覺皮膚接觸的感覺,從手、胸到腹部,當手碰觸腹部時,感覺腹部有股很強烈的波動(不確定是不是想像的畫面),停下來,感覺,呼吸一次次深沈。

    微微想哭的感覺,從會陰慢慢的起落,感覺著吸,感覺著呼,全身在呼吸。

    呼吸的依止點,慢慢上移,橫膈、膻中,從膻中感覺著上半身(肩頸頭),眉心緊、後腦勺緊、右肩緊,感覺著緊隨著呼吸起伏。

    會陰的感覺一直在,彷彿那是個基地,我隨時可以回來。

    頭、後腦勺、右肩很緊,但是,中心線卻在呼吸中,越來越挺直。

    台灣人,以做人的尊嚴即人權、信仰尊重平等自由的現代公民。

    中國人,以權力為核心,依三綱五常位階排序決定主從的臣民

    過去中國化的教育陰霾,殘存體內,讓我渾沌辨識不清,師輕輕一句,「台灣人跟中國人有什麼不同?」

    我的眼被滌盡萬塵了。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阿罩霧風雲的潔癖敘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怕旯犽的植物博士